政府机构里的恐龙

dinosaur with open mouth beside buildings still selective focus photography of

政府鼓励使用电动车以减低碳排放,购买电动车可免税。去年11月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的事,陆路交通局居然至今尚未反应过来,无法处理免路税程序。我要敲一敲脑袋才能看清事情有多荒谬,政府不是叫陆路交通局发明火箭登录月球,只是说这一种车免收路税罢了,三个月了还搞不定?

本世纪初油电混合动力汽车在世界各地开始流行,我跃跃欲试,但它迟迟未进入我国市场。我问车商何故拖延,他们告诉我:当然想入口啊,可是交通局的旧表格无法归类油电汽车,只得一拖再拖,大约十年后才成事——也不过在表格上多加一个空格,电脑资料库里多加一个栏位罢了,能有多复杂呢?

最近交通局扬言将在驾照上记录司机来自哪家驾驶学院,如果学院产生太多违规学生,交通局将吊销其营业执照。显然有人脑子进水了,照理说谁犯错谁该承担后果,与人无尤,怎么会牵连驾驶学院呢?况且,驾照考官都是交通局自己的人。按照他们这样的逻辑,英国诺丁汉大学应被关闭,因为它教出了世纪大贪官。


既然谈到驾照,就不能不提咖啡乌,我无凭无据,但路人皆知的事也不必赘述。若你有机会到陆路交通局办事,排队时请注意一下周围,偶尔会发现排在你后面的人突然离队,优先到柜台办手续,通常和代理一起。这些代理熟知交通局繁文缛节,专帮助车商车主办理汽车转手等杂务。为什么他们能插队呢?路人皆知,也不必赘述。

一个机构的文化败坏若此,大家都忙于私利,难怪诸事难行。我上次谈交通违规记分制(KEJARA)是在2017年,请问你知道有此制度吗?你从未关注也难怪,因为这已变成“狼来了”的故事了——交通局在2016年说过、2013年、2009年、2007年都说过,记分制早在1995年便已开始,但快30年了仍未完善。他们当真把“以不变应万变”做到极致。

我们无法寄望笨重的恐龙能突然快跑,短期内也断不会进化,也不会灭绝。反贪委会若能做什么早做了,如今它也自顾不暇。一只偌大的恐龙在后院无所事事地喝咖啡,我们只能选择继续忽视。然而,这样的恐龙岂止一只?

2022.02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