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兄主播访谈的几个重点

这是《 粗话》系列里5篇中的第4篇

陈嘉荣约我上节目谈“柑你拿”,我重新思考了整个事件。以下是我准备的内容,有一部分在节目里谈了, 另一部分来不及在节目里说,都在此记录:

教坏你的,不是一个帆布包

逻辑上那不可能,因为只有在你已经知道粗话以后,你才可能联想到。你本来就知道的。

但讲粗话就是坏吗?

我完全明白批评者的心态,因为我曾有严重的语言洁癖,后来渐渐改变了

脏话是现实,我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它就存在于许多的对话中,更多时候不是骂人的,只用于表达情绪。文化是集体行为,你可说脏话也是文化一部分。

况且,人的好坏不见得从用不用脏话决定,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我被满口仁义的人背叛过,你从未听过纳吉骂脏话 。

讲粗话看场合

“这袋子拿去拜年合适吗?”看对象,然后自行判断。和粗话一样,好友之间可说,但避免在正式场合使用吧!你也得自行判断。

我对孩子说,这些是脏话,但是脏话未必脏,只是有些人会不喜欢,对你的评价打折扣,重点是要懂得对象和场合。比如说,我和某些人初见面时彼此拘谨得很,对方以为“文化人”清高,我抛几句脏话就什么距离都没了。

小朋友别说脏话,不是因为不能说,而是万一成了改不了的习惯,无法控制,在任何场合都爆粗,就影响形象甚至前程了。

那为什么下架?

大将非常重视读者反馈,一开始时只看到批评的声音,叫我们非常不安。我们原以为大家会喜欢,谁知大家不要,所以下架。谁知道一下架,另一边的支持声音海啸般升起,产品大卖,不过不是我们卖了。

是创意还是失格 ?

这“格”是什么?是谁为出版社定下的?约莫六年前接手大将,就一直想要“破格”,除了政经文教,我们也能轻松搞笑。文化未必要板着脸孔、一本正经来做,才可能吸引更多人参与。

我们希望能超越无形的限制,尝试不同的创意,有时work,有时不work,但我们还会继续!希望大家给我们空间试验与成长!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