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与共存

Scene inside a Sam's club during the 2020 Covid-19 pandemic in Shenzhen, China.

民间似乎没太在意新冠变种奥密克戎,新闻初现时股市、加密货币市场下挫了一下,一阵子恐慌后似乎又恢复平静。奥密克戎更易传染?症状相对轻微?其杀伤力如何目前所知不足,但大家好像不太想知道,反正必须和病毒共存就是了,知道了也无能为力。

我国政府没有松懈,总算汲取过去的教训,卫生部在正密切关注进展。据卫长报告,目前已发现超过50宗病例,有者不曾出国,故此估计可能已在社区传染。此时,能寄望的唯有疫苗了,而让人头疼的是上周根据香港大学的研究报告说,两剂甚至三剂科兴疫苗都无法抵御奥密克戎 ,而这中国疫苗又是全世界最多人施打的——最多人,因为中国本身也在用。

中国对付新冠疫情的“清零”政策举世无双,当全世界都提倡与病毒共存,中国却选择严管边境,动辄锁城;本周西安每日病例达两位数,说封就封,还严惩防疫不力的官员。如此举措,让人民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我看《披荆斩棘的哥哥》现场观众上千,我看着好生羡慕。


但是,其他国家包括我国的人民不也开始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了?谐星特雷弗·诺亚世界巡回演出,在英国表演现场聚了万人,好像不当病毒是一回事,我看了甚是惊讶,然而更惊讶的是,当时英国每日病例达三万,观众好像完全不怕似的。清零与共存,究竟哪个方针才是对的?

病毒有点像六四,它确实在中国某处爆发了,无论怎样洗白——比如上周拆除香港大学里纪念六四遇难者的雕像“国殇之柱”——都不可能从历史中消失。二战是德国之耻,但它没把头埋在土里,它道歉认错,坦诚就像疫苗,尽管历史的疤痕永存,但至少国家有了抗体,不会重蹈覆辙,世人也会少骂它一些,甚至原谅。病毒不是霍尊、李云迪,不是所有看不顺眼的事都能一声令下就扫荡无存。

中国已晋级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不可能持续和全球切割,只要有所连接,病毒迟早会从某个角度突破防线,比如变种。在没有更好的疫苗以前,严管清零或许还是必要的,因有研究报告预测若此时放宽控管,疫情可能恶化到每日60万宗,让医疗体系瘫痪。希望中国及早放下面子,正视科兴对奥秘克戎或许无效的问题,尽快研发新疫苗,如果不愿意向外国购买的话。与病毒共存,我估计中国迟早得面对。

2021.12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