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接受女友纹身吗?

Edgy Tattoos

和三十岁的老板阿梁饭后闲聊,不知怎样聊到择偶。他要年轻貌美,个性独立,这说了等于没说,十个男人有十二个要求相同。然后,就谈有什么是接受不了的。

“你能接受刺青吗?”他问。我说能啊,蛮有个性的。

“我可接受不了呢!”他有点惊讶,大概以为我比他年长一大圈,应该比较老古董才对。他继续问:“如果整只手臂甚至全身刺青呢?”我说没问题。

“若是你孩子纹身呢?”“身体是他的,我只能给给意见,他自己决定。”

“那么, 抽烟、喝酒吗、骂粗话总不成了吧?”他再问。“这些我好像也样样罪名成立,有什么资格批判别人?”我说。

“假如她有过去……”“你是说杀人放火?改过自新就好。”


“我是说有很多前男友……”“怎么了?你没自信?”

“哇,想不到你思想那么开通。”

我开通吗?不是这样解释的:“那些你接受不了的事,我曾经也接受不了,你执着是因为你还年轻。”

是啊,曾经我理想中的对象是仙女,这不切实际的形象或多或少是书本、影视节目塑造出来的妄想。年轻,哪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如此追求只能一再挫败——倒也不是找不到仙女,就算有,也将渐渐发现自己不是什么王子。

慢慢就学会执着无益,辛苦自己罢了。更重要的领悟是,自己并不是星系中央的太阳,身边的人并不为我而存在,就算对方是终生伴侣也好,孩子更不应该为父亲而活。于是,学会尊重每一个人的自由意志,包容对方人生中难免犯下的过错,因为越发清楚自己亦非完人。

甚至,那些曾经反感的东西,我学会欣赏,比如纹身,过去老把它和叛逆联想在一块,现在喜欢了,除了因为把它看成艺术,还因为自己始终叛逆不起来,偷偷羡慕那些敢在身上刺图、不理会他人目光的人。

这些生命的教训年轻的阿梁无论再聪明也听不进去的,如果我能搭上时光机回到过去,对以前的自己说这些,那个我也不会相信——年轻的我们都拒绝相信,原来时间能把我们打磨成另一个样。

可是,现在的心态其实比较舒服自在,现实坚不可摧,把自己化成流动的水方可来去自如。这时候也许会发现,某些你曾经极力抗拒的人和事,原来是和你十分相容的。

2021.11刊于新生活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笑不够吗?
请买一本《男人这东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