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固打

Baseball guy holding a bat behind his back. Baseball. Bandit. The battle. Bit. Place for an inscription. The close plan.

此刻马六甲投票在即,日前首相宣布有意实行购物中心和策略性地点的商店配额固打,确保土著有机会参与这些商圈。固打制什么意思呢?顾名思义,就是把你固定着来打,打到把你制服为止。首相还说呢,这固打制仍是本着大马一家的精神,非常公平——显然这家里是分老大和kakak的,你知道你是哪个身份?

我却没觉得自己被欺负,只觉得万分惋惜。这些举措有多少数据支持?是否真有土著被排挤于商圈外?我不知道,我希望首相心里知道,但他也应该知道这种计划的下场,且看种族挂帅的玛拉数码商场。

那是100%固打了,后来生意凄惨,多州商场陆续倒闭。其弊端始于种族政治,违反自由市场原则,让指定供应商垄断,商家过度依赖玛拉机构,始终没有建立竞争力。这个玛拉商场的概念,正是首相沙比利于2015年还在当乡区发展部长时提出的。如今他竟要把这已证明失败的概念扩展到更多商区?说得通吗?


别把这些计划看成惠民计划,而把它看成政客惠己的图谋,就明白了。要获取支持,展现强人姿态,偏帮就是收买人心最便捷的办法。既然华印选票是无论如何不会给国阵国盟了,那么焦点就得放在土著选民身上。就算过度扶持其实在削弱竞争力也好,此刻只图先稳住江山。所以我觉得惋惜,为了国家的未来。

除了首相,最近政治人物的连番举措都在固打非土著。吉打停发博彩公司营业执照,便让州务大臣沙努西有机会站在道德高处表现强势模样。吉隆坡禁止中药店、杂货店卖酒,联邦直辖区部长沙希淡允许这样的安排,在针对谁心照不宣。前阵子的Timah纠纷,更让群魔乱舞,各抢机会当五分钟民族英雄。

以上种种,都在破坏经济活动;禁酒禁赌是否真能解决社会问题,也没有跟进研究,用证据支持。大家的目的都只是挥动拳头,恐吓他人,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已。种族课题太好用,改革太吃力,恐怕在未来十年也难见青天。

虽说这些措施会分化人民,但我还能管好自己,提醒自己,那一小撮政客不代表真实的民意。我不理会它,做好本分,继续爱我的邻人。我知道这是一厢情愿,我仍旧恳切希望若每个人都能这样,政客就再闹不起来了。

2021.1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