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NFT发财?抱歉你不是黄明志

◾️MemeMinter.app◼️instagram.com/mememinter.app

黄明志以NFT方式卖作品赚了一大笔。NFT最近火红,究竟是什么东东呢?黄明志在他的Youtube视频解说得不错了,它是虚拟世界的“拥有证书”,用以记录谁拥有什么数码资产。比如说画家在电脑上创作了一幅画,完全没有实体 ,能怎么卖呢?NFT就是认证方式,你用加密货币购买了,区块链上就记录了你是拥有者。

这和实体世界买名画差不多,你喜欢一幅画,认同画家和作品的价钱,便花钱买下来带回家,NFT是虚拟世界的“带回家”。我的问题就来了:一幅实体画作的真迹有画家下笔的痕迹和温度,无法完全复制,而所有数码资产都能完美复制。我抄贴一个图像、影音档案,新旧档是完完全全一样的。那么,我通过NFT“拥有”一首黄明志的歌,或者刘素汝的画作,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问这个问题,明显表示我不是有钱人也不是收藏家,不懂得那个世界是怎么操作的。我有收藏家朋友,他用超乎我想象的金额收藏画作,有些画作待升值后卖出,有些收着喜欢;我也有画家朋友,这些收藏家给他们带来收入。那是另一个圈子的生态,尽管对一般民众来说很陌生,但这个生态确实存在且健全运作着。

我的这些收藏家朋友也开始买NFT了,我不明白没关系,只要他认为拥有数码资产有意义,它就有意义;只要够多人都这么认为,就能形成市场。很显然的,在市场内并非所有数码资产价值相同,有人愿意买黄明志的作品,和愿意收藏名家画作的道理一样,是因为觉得有价值;我也能通过NFT买东西,只要几分钟就设定好了,不过恐怕几百年都无人问津。每个人都能参与这个市场,不代表每个人都能赚到钱。

此刻究竟够多人支撑这市场了吗?成气候了吗?因为所有交易数据分散于买家和卖家之间,很难估算交易量,仍处于一个“信则有,不信则无”的状态。虽说前景未明,但也别低估“信则有”的力量,NFT可能蓬勃发展起来的,且看和NFT息息相关的加密货币。


我曾对加密货币嗤之以鼻,不明白这一串无法在现实社会中买面包的虚拟数字有什么意义。可是,这我以为无意义的东西从数十美金飞涨到数万,最近身边的朋友纷纷加入投资(投机),其中一位刚买了一辆法拉利。我十分好奇,也弄了个加密钱包,开了个交易账号,很快就亏了数百美金。

大多人熟悉的比特币是元老,除它以外还有好几千种加密货币,叫做代币(Altcoin),中国民间毫不客气地呼它作“山寨币”,全球最山寨的国家也叫它山寨,可知有多不靠谱。加密货币种类比全球180种货币多出几十倍——但没有一种你能用来买面包。十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开发出在日常生活中的广泛用途。它们并非完全没用,许多加密货币推出时都必须附上白皮书,有的能用于购买游戏世界的货物,有的能用于加速下载,但这些用途还是和现实生活没什么交集。此外,还有更离奇的加密货币例子。

任谁都能推出新加密货币,即是所谓的Initial Coin Offering(ICO)。如今仍挂在交易所的狗狗币Dogecoin本来是两位软体工程师开玩笑写出来的,一点用都没有,如今两人都退出这个项目了,而狗狗币的总市值达440亿美元。蛤?另一个以狗狗迷因为主题的Shiba Inu加密货币推出,同样不知何用,一年内升值90万倍(我没有写错),据说只因为Elon Musk养的狗也是柴犬。蛤?听着最近一个新的加密货币推出,叫Floki,因为和Elon Musk的狗狗同名。蛤?

说到这里真相应该很清楚了,这些都是神经病的炒作,不少加密货币会半途蒸发,至今已有1800种消失,消失的原因有几,有些一开始就是骗局,拿了投资者的钱就走人;此外是开发团队瓦解,或市场接受度不足。我是间接受害者,我曾投资一家机油公司,谁料那老板私用投资者的钱去做ICO,失败后逃之夭夭,我欲哭无泪。

经济专家田达基.卡非泽说加密货币市场是个庞氏骗局,都在靠后来加入的人赚钱;我国股市专家冷眼觉得加密货币很像金钱游戏,毕竟它不像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基本面可助判断股值。其他专家则认为不应一概而论。如果它是骗局,它是个总值3兆美元的骗局,单单比特币就值1兆美元。局里每一个人都是主脑,只看大小之分而已;如果这是骗局,连国家也是共犯,加拿大批准了比特币ETF基金,可在交易所交易;美国则刚批准了比特币期货基金,比特币价钱因而上冲了一阵子。就算骗局里有所谓的受害人,其实每一位都在明摆着的游戏规则里你情我愿。

然而货币的价值产生本身就是个你情我愿的过程,不是吗?我说这块面包值20令吉,你若认同就来买。你用来买面包的令吉是由政府发出的,我们彼此承认它的价值,于是就可以用来做交易。这价值,你“信则有”。且把政府从这方程式中抽离,如果彼此也承认比特币的价值,“信则有”,我一样可收取比特币把面包卖给你。但目前这样的交易用途很难发生,因为加密货币浮动太大,如果用比特币标价面包,那么几乎每小时都需要更改标价。现在,大多数人只买卖比特币,没用比特币买卖货物。投入加密货币市场的钱整3兆美元了,有那么多你情我愿的人在一起“信则有”超过十年,彻底崩塌的可能性不高,但泡沫破灭则周期性地持续发生。

若非因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发展,NFT不会实现,给创作者、表演者多一条出路。但是,请别一厢情愿地相信黄明志批判金融体制,加密货币仍然无法取代银行在社会扮演的角色;黄明志控诉问为什么创作人的作品收益要分给他人?画家的作品在画廊展示,成交以后画廊会抽取佣金,画家做好创作的角色,画廊扮演售卖的角色。黄明志应该很清楚若没有影音平台,他的作品根本无法传播,他的名气根本不会发生,影音平台赚取平台费乃天经地义。他不过如常以愤世嫉俗来包装视频,好让多些人到他对抗的影音平台观看罢了。黄明志能靠NFT卖大钱是他厉害,是才华和长久经营的累积,其他人未必能得到一样的成绩,但何妨一试?

2021.11刊于当代评论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