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盈事件给我的四堂课

black and red wooden board

网上批评范盈的人,自己难道从没说过比她更损的话?差别是这些话都不留记录罢了,此刻站在道德据高点找对象发泄情绪——这是网路霸凌无疑,已变得对人不对事了。双方对错分明无须讨论,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从负能量爆灯的纠纷中能学到什么。

关于送餐员的前途,表面上她并非完全说错,但就算是最正确、最善意的话,用跋扈的语调和态度来表达也难免犯众怒。用错方法说话,连佛经也会逆耳。反之,就算言过其实,只要说得够动听也会让人愿意相信。说话功夫用得其所,无往不利。这是给我的第一堂课,好好说话

在社媒这喧闹的战场,只有负载大量情绪的东西能广传。有些人为达宣传目的,选择用极端的表达方式。但社会的容忍极限在哪里很难捉摸,范盈批评义务消防员其实更为越界,但当时却未惹风波,要到现在才被挖出来重提。第二堂课,多说好话,记得网上说过的东西永远留存。


难道送餐员没为自己的前途设想吗?当然有,可是眼前有账单要还,生活逼人啊!我有个朋友在疫情期间无法开工,权当送货员。我相信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个过渡阶段。如果能为他们设身处地想一想,就不至于大放厥词在伤口上撒盐。第三堂课,是多帮别人想一想

即是多帮别人想,也为范盈想一想吧!我不认识她,但我知道定义一个人不该只用一件事,她必然在其他方面为社会作出了贡献。她批评送餐员、义消员固然不公道,但为了这么几句话就抹杀一个人,何尝不是另一种不公?

范盈道歉其实就够了,本不必裸辞,可想而知她承受了多大的精神压力。千夫所指若只针对一人尚可横眉冷对,但牵涉家人同事就很难潇洒起来。某些网民太过分,变得是非不分。我们凭什么审判他人呢?凭什么伤害范盈呢?谁来决定她的错误应该得到这样的责罚?

不管她道歉与否,我们都可自行选择要怎样对待她的言论。是怒不可遏还是一笑置之?是参与网路霸凌毁掉一个人,还是轻挥衣袖?我要修的最后一堂课,是宽恕

2021.1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