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变Meta,又如何?

Facebook变Meta,又如何?

我猜Facebook要建构的元宇宙(Metaverse),是瞎掰的,也许某日开董事会阿茂问扎克伯克:“喂马克,这行我们干了那么多年,接下来要干什么新东西嘛?”扎克伯克不耐烦地说:“咩呀?”

面书用户群渐渐老化,年轻人正散往别的平台。估计2012年阿茂带头问过这个问题,于是扎克伯克用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两年后再问,再用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然后阿茂一时没敢随便问问题了,怕不知又花几个百亿收购什么。

收购是制造进度的捷径,但倘若无法为整体加值,就不是明智之举。Whatsapp究竟为面书带来多少营业额,面书并未公开。前阵子Whatsapp想修订隐私条款,和母公司分享顾客资料以利广告,引发网民杯葛,看来面书仍在想法子让这只金鹅开始生金蛋。


面书接下来要干嘛呢?经新冠病疫,全人类改变了工作和互动模式,连科技接受度最慢的年长一辈也被逼开始使用视讯。我们通过各类网路服务互相沟通,共同修订文件,虚拟地在一起工作。面书提倡的元宇宙不过是顺水推舟,发展虚拟空间让大家更方便地工作、生活和游戏。不过“虚拟”这个词用得泛滥了,得给它掰一个酷炫的名堂,就叫“元宇宙”吧!

元宇宙长什么样子?看扎克伯克宣布公司易名的介绍,在这个空间里用户可设定自己的化身,可以是卡通人物,也可仿真。你可创作自己的家,请朋友来打牌;可设计自己的工作间,和同事“一起”,感受人和人之间的连接。看起来很酷,但有什么用?元宇宙真正改良了什么?

扎克伯克的影片中没让你看到那笨重的虚拟现实眼镜,长时间佩戴很不舒服。扎克伯克说面书正在研发轻便的眼镜,将会把电脑、感应器都挤进一副正常的眼镜里,但不管如何轻便,多一种装置等于多一重麻烦。此外,要让你能用手和元宇宙里的物件互动,手上也必须佩戴特备装置。这些装置会有多昂贵呢?我们要投入那么多资源,只为了让人在所谓的元宇宙里拿起一个杯子?

工程师正在用实验室里的脑袋解决着现实中不存在的问题。科技理应使工作更方便,比如说视讯,让我足不出户便能见到对方的面孔,比起只用声音沟通更高效,这样开会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进一步把双方复制成仿真分身,除了酷炫外对沟通没有加值。把我现实中的杯子复制到元宇宙里,也一样毫无意义。

Facebook变Meta,又如何?
真正要和人连接,没什么比出来喝杯茶更有效。

扎克伯克三番四次强调面书的使命是连接人与人,事实上它一直在把我们分化。为了吸引用户回流,面书的演算法只让你看原本就感兴趣的事物,把思维相近的人圈在墙里,越来越接受不了异见。真正要和人连接,没什么比出来喝杯茶更有效。面书才不希望你出门见真人,因为在你和真人的互动中面书插不了嘴;它真正的目的是要把它的品牌硬套在你每一次的交谈之中,顺便加两则广告。依我看,这回它很难得逞,因为要在元宇宙里活动实在太麻烦。

元宇宙真完全没价值吗?是有的,在掰出这个词以前,我们早见证过了它的可能性:在多人线上游戏的世界里,玩家可扮演各类角色,一起探险、互动。这生态和元宇宙相似,市场有这样对娱乐的需求,一些玩家甘愿戴上虚拟现实眼镜,短暂逃离现实——但我们不会愿意麻烦自己从这个现实走进另外一个复制的现实。

元宇宙也许只对面书有加值。开创元宇宙像登陆月球,对一般民众来说没什么用,但在插旗过程中所开发的科技总能找到用途以及市场利基。这些研发工作所生产的知识产权,能提升公司的净值。此外,元宇宙在行销上制造话题,提升公司形象和投资者信心,未来让股价更上一层楼。

至于元宇宙这个词儿,估计过几个月就没人提起了。至于我们,几时出来喝杯茶?

2021.1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1. Metaverse 是预估人类行为模式的操作
    Facebook 只是作为其中的一员
    不只有虚拟而已

    喝茶还是重要的
    当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