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公关危机教会我的事

Panda

上周多家餐厅发动杯葛运动,在繁忙时间关机,拒绝接受熊猫订单,起因是熊猫增收不明杂费,有些餐厅不只没钱收,甚至倒欠熊猫,一位业者还声泪俱下地录制视频公开控诉。餐厅投诉无门,只得杯葛。


我没法子杯葛,因为我不再用它,但我曾是它最早的用户之一,早在2015年的专栏就介绍过。可是,后来服务出了些毛病,细节想不起来了,我公开表达失望,熊猫虽主动来电道歉,但我没继续使用,转去隔壁那家。

近两年熊猫颇多公关灾难,2019年送餐员罢工,前青体部长赛沙迪介入;同年在森林区有路人发现熊猫留下的垃圾。今年十月,拍宝莱坞主题的广告,居然都用马来演员扮演印裔,惹种族争议;未几,又发生了餐厅杯葛。一家公司在两年内撞四次大板,耐人寻味呀!我自己也在负责行销工作,熊猫可为借鉴。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