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是中岛美嘉的歌,作为歌手居然不幸因病失聪,面对如此打击仍坚持演唱,她后来在2011年发表的这首歌,不知鼓励了多少人,我在十年后林志炫、MC热狗翻唱中文版时才听到。

我曾无知地认为忧郁症是虚构的,是听王杰的歌听太多,还是找个方便的借口推搪生活的重担?一个人怎可能失去控制心理状态的能力呢?这显然是个不知人间苦难、自负过了头的人所说的蠢话,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韧。

大学时我有一位同学肯尼,有一阵子突然在课堂上变得非常多话,连讲师的时间也抢了。然后他休学。过了好几个月吧,他回来校园探访,约了我在食堂见面。这下他能正常对话了,告诉我休学是因为正经历某种精神状况,行为不能自控。具体病症名称我听不太懂,是生理因素造成,只得靠服药控制。他伸出不住颤抖的手掌说:“这是副作用。”

我想,我拒绝承认忧郁症是因为害怕,生活纵有千万件无法操控的事,但至少身体还能自主吧?那可未必,许多意外和疾病都可能夺走肢体的控制。那至少至少。心志仍能自主吧?原来也未必,那些体内不知名的化学物质没来由地失衡,便可能连自己的灵魂也不认得,多可怕啊!


因生理造成的精神病态也许难以防止,但生活逆境带来的心理压力总可抗衡吧?容许自己陷入忧郁就是认输,不就是弱者的行为吗?别太高估自己,亲身经历过巨大的困扰后。就知道一己之力多么渺小,比如半生积蓄一夕间蒸发泰半,工作量倍增前景却晦暗不明。

在漩涡边缘只得拼命划水,一时沉不下去却也摆脱不了,就在汪洋中昏头转向地转啊转的。这样的焦虑,不是喊喊口号就能跨越的。疫情对生活造成巨大冲击,直接影响心理健康,2020年自杀案件有631宗,而在2021年首五个月便有468宗,忧郁症非常真实。即便眼前生活看似逐渐回复正常,这两年来积累的伤口不见得能马上痊愈。

连我这么自负的人,也曾经想过一了百了,尽管那只是电光火石的的一念很快就扑灭,仍然非常吓人。我不知道中岛美嘉是怎么重新站起来的,从病床到舞台中间经过多少煎熬,但我估计她必也曾困在那漩涡中转啊转的,后来有一个人 ,或一些人,拉她一把。

原来我们每一个都可能身陷漩涡,有负面念头并不可耻,伸手求救并不可耻。如果你有幸在岸上,烦请抛出一个救生圈,哪怕只是个聆听的姿势,也许就能救起一个人了。“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让我对世界有所期待”。

2021.10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