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疫苗支持者,反对的别读

illustration of synovac covid-19 vaccination injection

首先,我们必须放弃对反疫苗者说理,因为这等同两个宗教的教徒之辩。疫苗支持者总以为自己特别理性,也许是,也许不是,因为大多数人其实对医学一知半解,也都是选择“相信”才去接种的;反疫苗者选择“不相信”,双方都可能陷入了证实偏差或动机推理。

也就是说,先选择了立场,以后才挑选符合自己信仰的论据。和信仰冲突的资讯会产生让人不适的认知失调,你相信吗?改变立场是很困难,因为这等于否定自己,除了要吸收全新知识,还要放下自尊心。

不仅如此,秉持同一信念的人通常组成了社群,要改变主意就得脱离社群,甚至需要说服社群,面对社交压力,留在原先界定的舒适圈方便舒服多了。他们宁可继续相信接种疫苗比不接种危险,尽管眼前已有超过20亿人接种疫苗,安然无事。

当然要说完全无事也不尽然,副作用的案例有之,媒体自会聚焦于悲剧,反疫苗者再将特例无限放大。比方说我国严重副作用的案例占0.005%,一位反疫苗者辩说:“难道10万人中的那5人的生命就可忽视吗?我们应该牺牲少数成就大多数吗?”你能怎么接话呢?每个生命固然都是宝贵的,按照这样的逻辑,难道又该为那5人置全民于险吗?


麻疹是传染力很高的病毒,每一人感染可能传给12人。我错过了马来西亚的MMR疫苗计划,曾经“出麻”,高烧多日后也就没事了;小时候不知道的是麻疹可致命,并发症包括失明和脑炎,疫苗计划救了无数性命。这种具高传染力的疾病,必须达到94%的群体免疫才能避免疫情爆发,这94%人就保护着那6%因种种健康原因无法接种疫苗的人。

The false claim that the fully-approved Pfizer vaccine lacks liability  protection - The Washington Post
马隆自诩是mRNA发明者,他固然有贡献,但并非唯一发明者。

新冠疫情也一样,人类需要建立群体免疫力,以保护少数无法免疫者,但你要如何改变反疫苗者的想法呢?根据读者反馈,有人不止自己不接受疫苗,也禁止亲人接受疫苗。他们相信疫苗有害,举罗伯.马隆的说法为论据。马隆自诩为mRNA技术的发明者,连“mRNA”之父都说疫苗有害了,还能不信吗?可是,马隆并非独力发明mRNA,其他专家也驳斥了他的说法,然而这些资讯反疫苗者却选择忽视。

他们相信主流媒体偏袒疫苗,谷歌、脸书也一样过滤掉有关疫苗副作用的资讯,通通被制药公司收买。如果这听起来像阴谋论,它就是阴谋论,是无从证明的。比尔盖兹也鼓励接种疫苗,他的基金会资助疫苗开发,相信这是对抗疫情最好的办法,我相信天底下没人收买得了比尔盖兹。或许比较合理的推论应该是这样的:主流媒体、谷歌社媒上支持疫苗的言论之所以是主流,是因为大多数官方和专家意见一致,认为这才是对的。

反疫苗者还有另一论调说疫苗无用,何必冒副作用的风险接种呢?你看以色列,全世界接种率最高的国家,还不是爆发新一波疫情?我国每日确诊数字不也一样高踞不下?同样的,反疫苗者只选择符合他们信念的资讯,拒绝挖深一层。以色列疫情爆发还有其他明显的成因,比如说经济活动全面开放;我国确诊数字下不来理由也一样。

写给疫苗支持者,反对的别读
每日确实死亡人数正往下掉 。(Covidnow MOH Malaysia)

若我们进一步看看重症率和死亡率,又会发现不一样的故事。以色列7日平均确诊案例有9000,死亡人数在20左右,比之一月疫苗计划之初,其实减少了一半。再看马来西亚COVIDNOW的走势图,每日确实死亡人数正往下掉。若非疫苗之功,还有何解释呢?

我支持疫苗,但难说我也陷入了证实偏差或动机推理,只找符合我看法的证据支持,毕竟我不是客观的科学家。且假设我是对的,那么要怎么改变反疫苗者的想法呢?我觉得那是愚公移山,也许该想的是怎么改变他们的行为。我觉得香港政府的做法值得参考,鼓励民间机构支持疫苗,打疫苗送楼盘大奖,这就热起来了。反疫苗原始主义者大概不会动摇,但疫苗犹豫者看着大奖,也许就甘愿重新估算几率,就有理由卷起衣袖了。

2021.09刊于当代评论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1. 是没有必要说服正反方,因为到最后,都是各自对于死亡或病残的恐惧才会有爭议的,劝说他人,主要是亲友们也是出于善良和关心。
    蓋茨是大股东,有自身利益。人有自然免疫力,99%
    以上可以抗拒病毒,而且也有许多选择可以医治这个被誇大了数千倍的欣关并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