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这是《 飞车志》系列里8篇中的第8篇

对手要超车,我只得乖乖让路,可这是一场车赛啊!却不能全速前进,多么无奈“逼七”。不能怪谁,谁叫我没注意好赛则呢?

我因为工作打算淡出跑道,那年参加最后一场比赛。热忱减退,没太在意比赛细则,队友阿贤告知可能有变,仍是开20圈,半场必须进站,但不许添油。这是相当重大的改动,因为莲花跑车原装油缸太小,不足以全速跑20圈,若要完成比赛,非改装不可,那就得花钱。

最后一场了,我不想花钱,反正阿贤说还不确定,就先拖着,直到比赛当天才发现规则真的改了,对手都换了大油缸。尽管如此,我也不想退赛,包尾也算了吧,毕竟也算完成了一季。况且,我们这组只有四位车手,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取胜,只要前三名的车手突然失误……


好吧,且套用我的锦囊妙问:事已至此,该当如何尽力而为?我开始构思战略,首要的是能顺利完成20圈,只要不全速跑,其实油量绰绰有余。我和车队技师商量好,前半场放慢,中途进站检查油量,若汽油尚余过半,下半场才马力全开。

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好怀念赛车呀!

于是,上半场大家在极速拼搏时我在游车河,其中一位对手叫阿木,技不如我,眼巴巴看他绝尘而去,我恨得牙痒痒的。阿木不知我油缸有限,大概以为自己进步神速了,心里必乐不可支吧!在跑道上慢驶感觉度秒如年,近半场时阿木在后视镜中出现,然后轻松地超越我,领先我一整圈。

进站以后技师熟练地为我检查油量,给我简单一句话:“够,跑!”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终于能冲上跑道全速前进了,可是要追到领先一圈有余的阿木还是有点难。这是简单的数学题,假设阿木跑一圈需要2分50秒,要在10圈内追上阿木,我每圈都得比他快17秒,在跑道上17秒的差距算整个世纪了。

事已至此,该当如何尽力而为?尽情地跑,享受最后一场赛事吧!谁知接近尾声时,居然看见前面的阿木,还真的让我追上了!我振奋起来,在下一个弯道就逼到他的车尾。阿木当然死不让路,我继续紧贴着施压,同时保持高度警觉,因为……

阿木果然就在高压下失控了,我轻易躲开,这回轮到我绝尘而去,终点在前方不远,阿木没可能再追上来,我得了第三名 。

在赛后休息区,阿木垂头丧气地坐到我对面,弱弱地问:“你怎么那么快?”

我犹豫了半响,答:“练习。”

但我本来想说的不是练习,真话我憋在心里大概也快十年了吧,我要大声喊出来:

“阿木,不是我快,你的技术实在太——烂——了——啦!”

2021.09刊于新生活报

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4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