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A kid scientist in the lab

一直认为
燃烧硫在氧中只为嗅恶毒的二氧化硫
解剖是为了开刀时指出医师的错误
搭电路旨在触电时了解人体的电阻
数字和加减全为了计算跳楼的加速度

我却是个理科生
为什么?

04/13/92

记:中学作品呀,如今回头看,只能说,呃,好可爱,再接再厉噢!😑

#某个阶段啦 #人会进步 #会吗 #会吧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