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输的输掉

不该输的输掉

跑道上我踩尽油门,紧贴彼特的莲花跑车后边。前面迎来第一个弯道,他的煞车灯亮起,我压抑着煞车的冲动,慢半秒才踩下制动器,能追多近就多近。彼特熟练地甩尾过弯,在弯道之中我心头一惊,只见彼特稍微把距离拉开了。怎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是方才煞车减速太多吗?

到出弯时彼特已明显地拉远了半个车长,比赛未结束,还有九圈要跑,但在第一个弯道便已分高下,我技不如人。我没放弃,穷追不舍 ,越追越穷,到后来几乎连彼特的车尾灯也看不到了。在最后一圈我排名第四,冲线以后,众车手围聚在颁奖台准备为彼特等胜利者欢呼。

可是当宣布成绩时,第三名居然是我,怎么回事?

原来彼特在黄旗中不慎超车,后来又没注意到黑旗警示,还未冲线已被取消资格,最后由我补上。彼特泄气地坐在椅子上,我上台领奖前先跟他说了声不好意思,我知道论能力他比我强,但比赛讲究规则,无论在赛前、赛中、赛后都很重要。


本以为兹亚获得东京残奥铅球冠军,还破记录呢,让国人骄傲非常。后来发展急转直下,兹亚被取消资格,理由是报到迟了。前青体部长凯里为兹亚不值,抗议说为什么迟到了还让他上场呢?比赛完了以后才说取消资格,不是太欺负人了吗?甚至还有人建议把冠军的奖金颁给兹亚,以示鼓励。这,有一万个不妥。

我同情兹亚,就如我同情彼特,他们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确实比对手强,却因为技术犯规失去奖牌,心里多难受。可是比赛必须这样,规则是为保赛会顺利进行、参赛者公平竞争而订定的,凡参赛者都必须严格遵守,没有例外。

兹亚就是犯规输了比赛,但政治人物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能这么说,当举国都在同情兹亚时胆敢说逆耳忠言,不就徒惹网民谩骂吗?十分讽刺的是,现在当权的政治人物哪个不是靠规则漏洞上位的?

言语上、情绪上支持兹亚,就算于理不合也情有可原。若要继续鼓励兹亚,往后可为他提供更多训练的资源。但倘若要给与兹亚冠军的奖金,那就十分离谱了,如此等同奖励犯规,奖励走后门得胜……噢,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认同这样的胜利了。


2021.刊于南洋商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