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盗录无用,那还能怎样?

反盗录无用,那还能怎样?

从盗录到上传一部电影,或许只需区区几小时,可是一指按键却足以毁了南国以南的电影人,一部筹划了20年的心血作品。

《南巫》导演

前总检察长Tommy Thomas的新书热卖,不久我就收到某朋友群中传来的PDF档。我为文运出版社心痛呀!我知道这阵子撑着一家出版社有多难,等了不知多少时日终于碰到畅销的机会,眼前生机又遭盗版威胁。可是,又能如何呢?祸首是捉不到的。

我只能好言相劝,呼吁朋友买正版,删掉盗版书,莫再流传。民众版权意识不强,但不代表心存歹念。当大家明白盗版等同谋杀一家老字号出版社,也都响应支持正版了。

盗录《南巫》的人也一样,捉不到的。我们呼吁反盗版,他听不到,在乎的只是赚取盗版平台付给的“服务费”。创作人张吉安肯定难过,我身为马来西亚人也为他生气。我们的作品要拼过多少难关才能在世界舞台放光,转眼又让恶棍破坏。张吉安的作品遭盗录,谢佳旺被诬陷抄袭,我们怎能不生气?

盗录已成事实,反不了了。可是我们可以拒看,别让贼人继续获利。拒传盗版书,也别传盗录的《南巫》,等电影院重新开放,循正规管道观赏本地导演的佳作。我们同仇敌忾,别让欺负我们的恶棍得逞。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