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首相,旧政治

新首相,旧政治

话说你买了辆新车,心里满是希望,谁知开了不过两年,半路上方向盘松脱。另一家厂商没通知、没解释、没道歉,突如其来地开了后门就上车,硬生生给你装了个新的方向盘。

这方向盘可糟糕了,完全不受控,只会一直U转,不知怎的此后一路颠簸,震到你腹泻。你一直要换却换不了,拖了年半后它自行断落。然后,又有人给你强行装上旧车方向盘。谁来还你最初选择的那个牌子?

方向盘三年换两次,再外行的车主也该猜到不是方向盘的问题了,相连接的其他零件问题更大,厂商之间的恶行竞争问题更大。当初你明明投选希盟,然而后门摇摇、青蛙跳跳以后居然就变天再变天,你曾经唾弃的那些人如今通通重掌权位。


拿督斯里伊斯迈沙比利拜相,有人挖出他过去种族主义的言论,我却没法太在意。要知道他出自于族基政党,本就是以“捍卫族群权益”为诉求以换群拥趸支持,这组织底下任何一员讲这种鸟话都不出奇,那是逢场作戏罢了 — 逢这样的场子就演这样的戏码。

如今沙比利上到更高的舞台,他自会调整演出。没上台前谁都可能会举剑,安华当教育部长时派不谙中文者任华小高职,华教人士抗议间接引发茅草行动;安华当上副首相后就挥毫写“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失势后建立公正党主张无分种族。纳吉上位后推行“一个马来西亚”当全民首相,撇开后来的贪腐案不说,一马确实是进步的理念。却又如何能撇开贪腐不说呢?纳吉和扎希的官司将如何发展?等着瞧。

其实,我更怕突然发现沙比利原来是能人异士,救疫情、拼经济,用巨力推动这辆破车前进。我们看到车子动了起来,心里一高兴又忘了那些看不见的零件已经败坏。我们需要制定反青蛙跳跳法,改革选举制度,使车子能正常运作,方向掌握在人民手里。你觉得重新掌权的巫统会有心思理会这些“琐事”吗?愿意把方向盘还你吗?

极其讽刺的是,我们曾有过一丝希望能彻底翻新汽车,也就是那些慕尤丁辞职前孤注一掷的改革承诺。当然,大家都无法相信慕尤丁,可我不得不假想,如果反对党真能利用他栈恋权位的弱点促成改革,国家未来是否会变得更好呢?电影《宋家王朝》里的宋庆龄的遗言忽然在我脑海里响起:“历史是没有如果的。”

2021.08刊于南洋商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