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死不认输

大家都死不认输

男人嘛,不管是首相高官还是贩夫走卒,骨子里就是好斗,不肯认错认输。非到 不得已绝不会放软。从男人的角度来看,要公开承认自己吹牛吹不下去了,向对手求援,这么难看的事真要无路可退才做得出来。

更难看的是对方高声回拒。慕尤丁一定也料到反应会是这样,政权本来就是他“使横手”夺得,现在搞不定了才和对手说:“不如我还你一半,你跟我好啦”?明知会被喷一脸屁还好意思提出,表示他真穷途末路了。

如希盟领袖指出,他提出的交换条件是本来早就该做的事,现在才用作棋子是毫无诚意。但,倘若能趁此机会落实18岁投票、推行烹煮青蛙法、改革国会,不是很好吗?究竟我们在乎的是把事情办好,还是由谁来办?反对党当然在乎由谁来办,这功劳怎么也不能让慕尤丁抢去。

希盟除了回呛首相,本身也没提出什么方针,为什么呢?因为提了也没用,此刻没谁拥有大多数支持。就算现在大选,可能到最后还是对首相人选没有共识。我们白白经历一场新冠大选,政局一样无法稳定下来。


那么,何不保持现状,让慕尤丁有机会落实改革呢?而且为了稳住江山,他必会在接下来这年全力拼经济,间接惠益全民。我们能不能理智地批判性思考一下首相的倡议呢?

1983年9月26日,苏联空军中校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羅夫在莫斯科外的地堡执勤,监控飞弹预警系统。那天警报突然响起,美国的五颗洲际飞弹正朝苏联飞来,大家惊怒不已、当时美苏冷战,互相仇视,根据程序斯坦尼斯拉夫应立刻上报,苏联将立刻反击,核战一触即发。

核战没有发生,你我还活着,是因为斯坦尼斯拉夫能冷静思考,不让情绪左右。如果美国突袭苏联,策略上来说必图一击溃之,发过来的飞弹应遍及全国,而不是区区五颗。于是,他冷静地上报说:预警系统故障,不要管他。事后检查也确然如此,但救了全人类的中校反而受罚,事情掩盖下来,因为这样的故障太丢脸。

反智:不願說理的人是偏執,不會說理的人是愚蠢,不敢說理的人是奴隸

诚如《反智》作者大卫.罗伯.格莱姆所言,大多数人做决定时并不理智,爱憎喜恶走在前头。潘俭伟、王建民提出考虑首相建议,网民群起而攻。此二人明知会犯众怒也敢于发言,有可敬之处;若是为党测试水温,那么答案也很鲜明了。

反对党本来就不能信任还有不足一年任期的慕尤丁能推动改革,谁知道这会否又是缓兵之计呢?水温如此,反对党更没理由逆民意而行去配合慕尤丁;若此举又以失败告终,反对党看起来更像傻子,连民意也失去。为了利益和面子,势必对着干到底。故此,看起来慕尤丁这关真的绕不过去了。


至于我们此刻是否正向毁灭性的核爆走去,这,都无能为力了。

2021.08刊于南洋商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