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会之人多虾仁少

黑色会之人多虾仁少

前文提要,话说杂C、华仔拖马杀到阿大门口。

阿大面对敌军丝毫无惧,大步踏前把刀一横:“定D来,冇事!我–哋–人–多!”

阿憨问:“阿大呀,你数学边间学校教咖?好犀利啊!”

阿大神情实在太坚毅了,连杂C也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的马仔,确定一下人数。不管怎么看都好,的确就是比阿大多,当下扬起龙头棍:“棍在我手里了,你马上把位子空出来!不然就劈你!”

华仔等上位等得太不耐烦了,乱乱开骂:“劣货!马屎!”

马仔们也跟着鼓噪起来,眼见就要血流成河。

阿大突然仰天大笑:“谁说有龙头棍就能当老大的?”

华仔:“蛤?你讲什么?这是社团百年规矩……”


“规矩上个礼拜cancel了!”阿大冷冷地说。

杂C阵营的反骨明心想不妙,阿大原来没想象中的笨,本来教他一条屎桥,打算老点靠害,万想不到阿大居然能活用屎桥!比龙头棍更厉害的,大概就是搅屎棍了。

杂C:“你算老几,轮到你改规矩?改规矩做么没有通知?”

阿大:“我通知阿公了。”

杂C一众顿时软掉,他看着手中无用了的龙头棍,一时不知怎么才好。

阿大得势不饶,拉破喉咙大喊:“新规矩,现在我们比谁马仔多!我比你多,所以我–才–是–大–佬!”

阿大身后的丧B、西山、阿憨都静静不敢出声,因为不管怎么算,自己这边都只有四个人。

杂C和华仔都呆了一阵,不是因为怕了阿大,而是给阿大搞到脑很乱,怎么看对方都只有四个人。

杂C、华仔交换眼神,正想举刀就攻,谁知此时阿大先声夺人。

阿大一个人喊得青筋暴现,目露凶光:“是不是要劈啊!是不是开片啊!是不是要劈啊啊啊!!!”

整条街响彻他一人的声音,大家被他震慑得退了一步。

阿大:“好啊劈啦!来劈!如果不是阿公讲下个月先,哼!我现在就劈你!”


大家立刻显掉,什么气势都没了,杂C、华仔对马仔挥挥手,示意收兵,众人退走。

反骨明突然发现事有蹊跷,回头反问阿大:“你跟阿公讲,阿公有说OK吗?”

阿大:“反骨明,有本事你自己去问阿公啦!”

反骨明:“到下个月,你还是会输的,你只有这么多人。”

阿大哈哈大笑,望向杂C的一众马仔:“反骨明呀反骨明,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反骨?”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相关文章

  1. 黑色会之以和为贵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