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会之以和为贵

黑色会之以和为贵

深夜众古惑仔聚在阿大家开会。社团第二把蕉椅的丧B怒拍桌子:“%¥#,我才刚刚坐上第二把蕉椅!”

西山哥:“卧槽!我也是才刚摸到第三把蕉椅,杂C、华仔就想来抢龙头棍?”

阿大沉重地看着大伙,一言不发,惋惜地抚摸着怀里的龙头棍。

反骨明慨叹:“我们怎么沦落成这样?以前我们开会是在酒店的,警察让路,记者围观,风起云涌,几威水啊!”

阿憨似乎没在状况内:“不是啦明哥,现在阿公的钱任我们用,要去酒店是可以的。不过阿大把酒店逼到通通倒闭,所以……“

阿大大怒,随手拿起杯子就把温水往阿憨脸上泼:“就是你这种废材,一个两个做好一点,他们哪里会找到位子进?去什么旅行?开什么派对?讲什么鸟话?要劈友就只派阿凯一个劈一百个,你们他妈的都在吃白饭!”

阿憨抹去脸上的水,弱弱地问:“现在他们不要捧阿大的龙头棍了,要来抢,阿大怎么办?”


丧B:“劈佢!谁敢出门劈谁!”

西山哥附和:“好啊!开片!劈佢!”

反骨明其实忍了很久:“都不懂你们两个怎样坐上蕉椅的,阿大应该给我坐啦!完全不顾社团规矩,就算搞定杂C、华仔,社团千万个马仔哪里会信服?以后怎样管他们?”

反骨明不理二人,回头跟阿大说:“我们应该跟他们玩规矩!”

阿大:“噢?怎么说?”

“抢到龙头棍就当话事人是吗?那么,我们就把龙头棍藏起来!”

阿大恍然,燃起一丝希望:“对hor!你们一个两个学学反骨明,吃脑啦!藏哪里才好?”

反骨明在阿大耳边悄悄授招,阿大大声笑了出来,很久没这么宽心了。反骨明接过龙头棍,匆匆离开办事去。

之后,大家放心散会。夜深,干脆就在阿大家睡去。

第二天,阿大门外扰攘,一看是杂C、华仔拖马来到。

杂C大喊:“把阿公的钱吐出来!”


华仔大喊:“我不要钱,给要蕉椅!”

阿大得意地对他们说:“哈哈哈!龙头棍我藏起来了,你们能奈我何?”

这时候,自杂C、华仔身后的人群中,反骨明走了出来,把龙头棍交给杂C。阿大、丧B、西山哥、阿憨通通傻了眼。

反骨明冷冷地对他们说:“有名你叫啦,反骨明嘛!死蠢!”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相关文章

  1. 黑色会之人多虾仁少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