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别那么燥

Man in yellow protective suit

不久前有一恶人公然辱骂椰浆饭摊贩,有人把过程拍摄下来,网民群起攻之,警方介入调查,我却没心思去看视频,以为这是单一事件,不想多接收负能量,故本不打算探讨。

同在本月,某青年在油站没戴口罩接罚单,竟敢对警察出言挑衅,还录影上载;在槟岛,一男子想乘快艇到北海,因无跨县批准信而遭拒,这男子居然一跃入海,企图游到对岸。

一般人不会轻易在大庭广众失仪,除非情绪有巨大波动,我曾在咖啡店怒拍桌子呼喝骗徒,不过也只喊出“走开”两字。要失控成上述那些样子,恐怕不能单纯归咎于人品,背后总有其他因由。

后来得知那三十几岁的“恶人”是健身中心业主,我反而对他有一丝同情了。以下是我自己想象的:假设我投资了六位数创业,经营没多久便发生了行动管制,血本无归,前途不明,日日郁闷难当 ,我一定会变得 — 很燥。


我是一颗“不计时炸弹”,就看什么时候爆炸罢了,摊贩只是运气欠佳,刚好身处爆破地点。我身边有些人失业了整年,甚至开始怀疑自我价值了。如果这样一个人听说对岸有工作机会,偏偏却被阻拦,会不会愤而跳海呢?

任谁在理智的情况下都不会随便失控,也许越来越多人已被逼近绝境。以上几个案子都和口罩行管有关,这些人未必真的凶恶,真正生气的对象其实并不是摊贩、警察,只是他们刚好在不恰当的时机点燃引线。我不是说他们的行为应被原谅,但可能仍有值得同情的地方。此外,也给还没失控的我们一些警示。

我们的社交需求被抹杀,视讯毕竟和同在嘛嘛档笑闹不同,生活的苦水无处可吐,所有闷气都堆积在肚子里 — 我们都变得很燥。我知道如果再不做些什么处理这些焦躁,下一个当街骂人的可能就是我。于是,我分析自己焦躁的原因。

大家都生气政府,但生气无用,那些事情并不在控制范围内。不管祸首是谁,燃眉的局面已是如此。这局面叫我们看不清未来,忧虑未来便是我焦躁的主因。我必须换个方式对待生活,以前我做中、长期计划,如今没意思了,甚至连短期计划也没什么用。怎么办呢?


既然明天无法掌控,我只得调整心态,只专注于此刻,做好今天,过好今天。专注过好一天,就算赢了。不过分忧虑明天,那么我每天都能抱着小小的胜利入眠。也许这些小小的胜利逐日累积,我还能赚回失去的东西。若不处理好情绪而自我放纵、自暴自弃,或许就更难翻生了。

2021.08刊于南洋商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