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请吃饭

这两天我为了请人吃饭小忙了一阵子。怎么无端端请人吃饭呢?我并不是突然发了,像刚脱罪的姑南那样能把百万当作零钱,我是在帮忙推动“请吃饭”。这念头发生也是源于朋友的善念,他支持因失业而转行卖饭的朋友,向对方买了午餐请我吃。

于是,我很天真地在想:如果我买饭请两个人吃饭,然后他们各自再请两人吃饭,而且都选择支持需要帮助的本地餐饮业者,也许就能为许多小商家稍微纾困了。收到食物的朋友再tag一下那些餐厅,也能为他们增加曝光,可能又能稍稍带动生意。

白旗运动帮助无以为继者,此外其实还有许多人虽暂不至于升白旗,但已让疫情逼近崖边,谁来帮他们一把呢?那天我外出购日用品,街道冷清;那些曾经熟悉的餐厅多数没开,几家营业的门可罗雀,只见老板和员工都在眼神空洞地刷手机。

我想起几位失业的朋友,只得暂时转行卖饼、送货送餐,收入一般。难道非要等到白旗升起才会有人注意吗?在我还有点能力请朋友吃饭的时候,略尽绵力推一推经济的齿轮。况且,和朋友久未联络,请吃饭让他们高兴一下。



这美好的心意在现实层面上还是有些难处的。为什么请吃饭会让我忙了一阵呢?我联络了几家餐饮业者,订餐流程都不顺畅,双方沟通靠简讯app来往,耗时费力;付款靠银行转账,多了几个步骤。我不清楚以他们的规模是否适于加入外卖平台?但业者此时大概也不想多承担平台费用。

我不是在嫌麻烦,既然是要请吃饭就不在乎,况且面对麻烦不只是我,这些繁琐的沟通也拖慢了商家本身的效率。如果短期内要靠餐饮业维生的话,最好能有法子改进,因为消费者很现实,平常点餐很自然会朝阻力最低的方向走,也就是成熟的外卖平台了。

最理想的状况是外卖平台主动分担社会责任,在这非常时期降低收费门槛,让更多小商家受惠。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也许外卖平台自己也正面临重重挑战。无论如何,这类平台不止一家,商家何不叩一叩门,看看能否付出少许代价多开通客源?

朋友,个人力量是微薄的,我改变不了太多,能做的也只是请你吃饭,但是如果你也请两个人吃饭,也许这份心意能如几何级数般地增加,扩散出去,让更多朋友、商家感受些许温暖。我们都迫切需要一些些光和热,不是吗?

2021.07刊于南洋商报

第一回合我买的食物

按图片去到商家网站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