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孔明马后炮

事后孔明马后炮

我们一早就知道这次行动管制会失效,只是心底一厢情愿地希望状况会变好,不想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当然希望情况变好啊,这些日子还能困在家中上班的,叫做幸运了;不知有多少人失业升白旗,甚至患病失去性命。

怎么说早知会失效?这里有一艘船,每个水手都想当船长,航向忽左忽右,总之朝荷兰进发;其中一个水手的工作居然是在船身打洞,还打了12万个。这样的船能不触礁吗?能不沉吗?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没什么人提“接触追踪”这回事了?去年第一回合行动管制凑效,是因为每日确诊人数还在百位数,尚有人力做接触追踪,及早隔离可能染病者减低社区传染。


假设每个确诊病患平均接触10人就好,也假设这10人当中必须为3人做第二层追踪,那么卫生部要为一个确诊病患追踪40人。如果这天有100人确诊,就要追踪4000个接触者,再假设处理一个接触者前后耗时10分钟,那是600多个小时的工作量。若要在12小时里完成,需50位工作人员。

如果确诊人数是5000呢?那要追踪20万人,不必算你也知道不可能。当每日确诊人数超过某个临界点,接触追踪等同废了。此时唯一办法就是限制全民行动,避免病毒再蔓延。但是,为了经济民生又开放某些工厂、工地继续营运。劳力工作者往往是低收入群,不管在工作地点如何完美遵循SOP,住所难免比较拥挤,传染风险相对高。雪州务大臣报告说八成感染群源于工作地点,他没说哪类工作地点,但可以这么推测。

故此,行动管制一开始就注定溃败。这艘船先打了12万个洞才推下海,然后要全员拼命舀水倒水。然而政府除了行动管制也没什么其他招数了,那么现在我们该怎办?船长大量抛出救生圈,能拿就拿,此外就是自己不断划水,别让自己沉下去。

我自己的办法是把注意力都放在撑过今天,明日愁来明日当。从美国朋友口中得知,那里的生活确是逐渐回复旧常态了,明天确实会更好,请大家必定要撑着。待恢复元气了,到时我们再一起来把烂船长和坏水手通通推下海喂鲨鱼,好吗?

2021.07刊于南洋商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