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白旗

White and red i love you printed textile

我也想升起一面白旗,这当然不行,因为目前我还能开饭,但在心情上确是正在升白旗了,租户生意结业离开,公司营收掉了至少一半,还扛着十几人的薪金。聂阿都建议的办法我老早就试过了,佛祖和上帝都没说什么,可能我的传声管道和他的不一样吧。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斥白旗运动含政治目的,要寻求帮助可循官方管道。官高离地,如诗人方昂所写:“饥饿是不能等待的”,人民是对政府措施彻底失去信心,才会升起白旗。你以为升白旗容易吗?那是承认挫败,承认生活已把自己逼到崖边,若没人施援便无以为继。

没人理会一面白旗背后有没有政治目的,那是政客脑筋才会钻的牛角尖,白旗下的人只在乎桌上有没有白米饭。这是国盟政府抗疫失败所致吗?



你当然可以这么认为,可是国盟政府能不能说:如果没有锁城的措施,结果反而会更糟?我一直生气贸工部发批准信太宽松,让病毒有机可乘,但换个角度想想,让一些企业继续营业,至少能让部分经济活动运转,让多少人维持生计。要追究下去也还行:如果国盟当初没夺权,政局始终稳定的话,是否能把疫情管理得更妥善呢?

然而纵观全球政府,敢说哪个是成功的呢?大家以为印度是抗疫奇迹时,它因自满而大意失守了;不久前才称赞台湾是典范,最近疫情却扩散了,不管之前控管得多好,人民仍旧要骂政府。英国近四个月来把疫情压下,目前正打算在七月放宽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规定,若果真如此,谁知道发展又将如何呢?

这天人民团结互助组织推动黑旗运动,要求首相辞职,真叫人心情矛盾啊!不管我如何不认同这个政府夺权的方式,此时此刻我们真无法再经历一次重大变革。若再组新政府重新洗牌,会破坏现有的进度。新的部长管理疫苗计划会比凯里做得好吗?新政府会有更完善的SOP吗?从观察其他国家政府而得:其实都是赌博罢了。

我有句老话:政府靠得住,豬乸會上樹。但平心而论,国盟政府并非全无贡献,延缓还贷、发放援助金都有助民生,只是眼前考验太巨大,它无法面面俱到。既然不能全靠政府,只好举起白旗,靠左邻右舍、靠善长仁翁。尽管政府多有不足,但此刻恐怕不是换政府的时机。“要稳定,不要乱”,哈哈,马华多年前的竞选口号居然是我此刻的心情写照,讽刺之极。

2021.07刊于南洋商报

类似文章

5条评论

  1. 完全不能苟同。

    一個靠著疫情苟延殘存的政權, 疫情在,他们才有生存的空间/理由,还盼望他们会变好?

    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想着有更好的结果?

    既然政府是靠不住的,那么何时换掉又有什么关系?

    他应该自己举着白棋走下台了。

    “要稳定,不要乱”,听起来不只讽刺,还很残暴。

  2. 可是万一被逼举行大选,在目前疫苗计划尚未完成以前,不是很危险吗?
    (我没盼望这个政权变好,那不太可能)

  3. 在这一年半时间中,世界上有多少国家举办了选举,还有政变,当然还有以疫情为藉口而被拖延的选举。

    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个变动的时代,没有什么是稳定的。

    当时特朗普不是呼吁要延迟美国总统选举吗?(当时还没有疫苗)你能够想象他现在还是总统的情况吗?

    对,大马不是美国。

    但,为什么?大马的疫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者说大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四处白旗飘扬,很好看吗?

    大马人就只能配给予那丁点的所谓援助,而要缴纳万万声的罚单。

    拖太久了。再这样下去,连举白旗的气力都会被消耗掉。

    当一个王八蛋在你家门口大了一坨屎,臭气冲天。你不被允许离开,也不可以清理掉,因为这个家伙在你家门前围起pagar, 说现在外面很危险,什么MCMOPPKP。而这个王八蛋,继续到别家门口去大便!

    什么叫危险?

  4. 做不好就得下台,其它都是废话。

    不是大变,就是大便。

    悲哀的是,外边一直都是废话和大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