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怎么办

黑道怎么办

朋友传来疫情下大小公司伤残报告,哪家连锁关闭多少间、哪家破产、有多少人失业等等,触目惊心。他问我,你觉得担忧还是庆幸?

高级部长伊斯迈说第一阶段行动管制“无限期”延长,直至达到复苏计划下订定的目标为止。“无限期”实非聪明的措辞,不管你说延长两周也好一个月也罢,至少让人民有所期待,无限期听起来太绝望。

Mydin常务董事阿米尔阿里说这如同挥大锤打全船人,大家一起沉,应针对性地封锁高危区就好;大马零售商协会主席丹斯里钟廷森也不认同延长行动管制,希望零售业能尽快开门。这些大人物说的话都没错,但你把镜头转向一般民众,感受更深刻。


最近新闻报导一家人濒临断炊,家有四子,父亲自去年失去收入以来逐渐陷入忧郁,如今被逼入院治疗;诺希山说今年卫生部热线接获10万通电话寻求心理支援。远的不说,我这朋友在脸书上发文也越来越情绪化,他的餐厅撑得太辛苦。

还有一些人不管再怎么惨也没人关注的,就是偏门了。他们本就存在于社会边缘,政府不可能发放阿窿援助金,媒体也不可能报导说大哥一年没收保护费生活堪忧,小弟一年不能出门劈友精神郁闷。我去问问对方面有点认识、又死不承认自己是黑道的阿茂,他反问我:你知道什么叫欧洲杯吗?

非法赌业老早就转型在网上经营,就算锁城也无阻操作。但其他领域确实受挫,娱乐场所不能开门,毒贩做不了生意;性服务行业停摆,那些非法入境的性工作者都去哪里了呢?如果撇开道德和法律而从人道立场去想,这些都是失去生计甚至在饿肚子的人啊!

以下这个故事无从考究真伪。话说有个大佬机缘巧合买下了一家餐厅,行动管制期间生意居然好到人手不足,于是他把马仔都调去餐厅帮忙,反正偏门生意做不了,总得养着一帮兄弟。后来问他黑道生意怎么办?他说哪还有时间想那个,餐厅生意都忙不过来了。黑道大哥和小弟一起无端端做了正行。

我又怎能庆幸呢?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一时半刻我还撑得住,对未来还是无比担忧。这时候唯有向大哥学习,业务多样化以增加收入,天天奔忙。不过他可以干正行,我却不可能无端端捞偏,可能性似乎比他少了那么一点点。

2021.06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