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封一半

封城封一半

我最喜欢的本地谐星林有信(Douglas Lim)最近发了一段搞笑视频,他扮演政府热线服务员,不管谁来电申请开工准证都拒绝,不过最后老加一句:“不过你去问问贸工部吧,谁知道呢?”

行动管制期间我的朋友居家上班,他说这是自制,其实要每天去公司都可以,因为他也有贸工部的批准信。他经营电子商务,他当然认为自己是关键服务领域,但你我却未必这么认为。电子商务定义太广泛,这年头有什么不是在网上交易的呢?比如网上卖厕纸,算关键服务吗?

每家公司老板都恨不得天天开工,不然怎么赚钱出粮?大家都自我催眠,相信自己是国家不可或缺的经济支柱,共有60万家这样的公司认为自己不营运国家就垮了,踊跃向贸工部申请开工准证,居然有12万家获批。这算什么lockdown?

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在社媒发图说:“我关了前门……”引起大家纷纷猜测含义。我猜嘛就是这个意思,不管团队多么努力,有人扯后腿就能把全盘计划弄垮;连政权都能搞丢,抗疫工作更不用说。谁是这方面的专家,心照不宣。诺希山报告说马六甲仅仅一家工厂就有近三百宗确诊病例,他没添加什么意见,一样心照不宣。

你知道这些批准信能怎么用吗?正规用法是上下班时用来通过警方路检,但不能避免有人会滥用这些批准信去办私事。如果有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用批准信去10公里外打包驰名炒粿条,警察是无法判断他的去向的。这12万家公司有150万员工,那是150万个流动的人。

为什么贸工部要把所有焦点集中在它身上呢?仿佛它掌控企业的生杀大权?就算阿兹敏说审批过程有15个部门参与也好吧,申请过程集中在不胜负荷的贸工部网站,仿佛它是行动管制中最耀眼的明星。为什么要这么自我抬举呢?

我那个朋友指示所有员工留在家,那封批准信只备不时之需。他网卖摄像头,在疫情发生以前曾和他喝酒聊天,问起这个:“为什么那些人明明要偷拍陷害,却总不肯买个高清、夜视的好货呢?”

谁知道呢。

2021.06刊于南洋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