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封锁太慢太迟

全面封锁太慢太迟

全面行动管制是预料中事,疫情吃紧,别无他法,没什么好惊讶的,也没什么好欣慰的。去年三月首次管制,我觉得慕尤丁政府果敢,尽管病毒有机可乘是因为偷天换日造成领导真空。要做一个让全国经济停摆的决定,没有一点勇气不行,尽管在全民恐惧之中这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如今再做回1.0的事,我只是打呵欠。

回头看,1.0太久太严,2.0尚可,3.1则太慢太迟。用2.0比较1.0,可见后者是反应过敏。去年初每日确诊病例是百位数,医疗体系尚能负荷,卫生部还有余力做接触追踪,其实没必要全面锁国。就算锁国,也不必长达月余。后来2.0的有条件、复苏行动管制,便足以控制疫情。

沙巴选举造成疫情爆发,且不追究政客为祸人间,只看政府后来如何处理。去年末每日确诊人数破千,是疫情之初的十倍,但一月时政府却只是收紧SOP。SOP的效用会越来越低,因为人民已对疫情显疲态,必然会松懈,执法人员也不可能控管全民。五月中警方路检时发现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又趴趴走了,没有跨州准证,怀疑违反SOP。政府连自己人都管不了,坏榜样一堆,还要人民怎样严守SOP?


确诊数字在二月攀升到5千,就算后来下降也好,每日几千宗病例已把接触追踪变成不可能的任务。这个时候疫情已在失控边缘了,只等待发生个什么事故再大爆发。首相一再承诺不会全面封锁,去年三月的果敢不见了。选择迎合大多数人民的意愿,尽量避免经济停摆,照顾民生,这本无可厚非,但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所言:“人民选我们出来,是要做对的事,而不是受欢迎的事。”

要做受欢迎的事,就是开斋节放任人民聚会。记得疫情最初时是怎么爆发的吗?是因为一场万人的宗教集会。计算没有跨州,请想象一下百万人在各自的社区内互相拜访,会发生什么事情?前日诺希山报告说已出现26个开斋节感染群,有许多人违规聚会;高级部长伊斯迈估计有20万人跨州返乡。封国消息一出,东西大道又出现车龙。执法人员真的管不完全民,人民也管不好自己。请勿针对哪些族群,这只是人之常情。

全面封锁,在节庆之前就该落实,现在才做,太慢太迟,后果是对经济的破坏更严重,因为疫情太凶,封锁两周不见得可扭转乾坤,很可能又要延长。最糟糕的那天,单日死亡人数近百。你放任人民访亲,结果害亲人染病,甚至丧命,你以为他会感激你吗?

2021.06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