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升降机内我们拥抱

interior of building

在升降机内我们拥抱
(从七楼到六楼)
如两朵交会的火苗
渐高的室温在烹煮那相对镜面中
交叠的影象的影象的影象
(从六楼到五)
此时的交点岂是唯一的可能
门会在哪一楼开启,理不理睬来人
灯于哪一层亮起,吻不吻落你温热的唇
(五楼到四楼)
我们拒绝承认是进出升降的过客
承诺沐爱于任何高度于任何往来的目光
而四楼到三渐渐紧拥窒息始有接近实地的恐惧
门开以后如何,你问
三楼到二,我犹豫
也许门永远不开,一场时空的故障
就把幸福的姿态凝固
二楼到一,我们牵着手避过乘客反方向逃离
却没有目的地

闭路电视彼端的监视器
不断的重播,从七楼到六…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