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现象

Instagram : @kpbiglife

朋友的孩子说志愿是成为网红,这是以前不曾出现的“职业”。也许他看到的,是这些网红受万人追捧,这样等于成功。

最近网红的一系列负面新闻,叫我重新思考、认识“网红”这东西。这些平常在荧幕上修饰得很漂亮的人,赌博、自杀、、暧昧、隔空开骂,这状况好像有点眼熟,咦?不就是娱乐新闻吗?

在上一个世纪,我所认识的娱乐新闻是报导艺人的。一线歌手、演员是娱乐版宠儿,二三线的想方设法要挤入娱乐版。在HVD时代,我还听说谁和谁商讨捏造恋情,好让自己能在有限的版位中曝光。

媒体要获得杜独家娱乐资讯也得付出努力,港媒甚至成立“狗仔队”偷拍艺人。读者想追踪偶像的心态我明白,因为歌者能歌、演员能演,都有过人才华,让人向往。那么,我们的网红究竟有什么呢?


“网红”一词含义其实很薄弱,意即网路名人,但他是干嘛的呢?我说钢琴家,你知道他擅于音乐;我说社运份子,你知道他在为改善社会在努力。我们说的网红只在拍美图或搞怪影片,提供娱乐罢了。但娱乐也是功能,是有价值的,谁不想在烦扰的生活中偶尔关掉大脑笑一笑?你偶然看到他们的作品,按了一下Like,于是他们多了一个追随者。像你这样随手Like的人有好几十万人,于是他们成了网红。

但事实上,你喜欢他们的程度远远不比张学友、梁朝伟,那些真正有才华的巨星,你只是随手按了个Like。但网红自己不这么想,以为那个追随者数字便是力量,吊诡的是商家也这么以为,媒体也这么以为。以前的艺人要挤进娱乐版,现在网红可在自己的园地发表,反而让媒体主动到他们的地盘追踪,抬高他们的可视度,让网红更红,以为自己真有实质的地位和影响力,更加肆无忌惮,因而走岔路。

网红中有好些我尊敬的有为之士,是其领域的意见领袖,有者否认自己是网红,因为这两个字在最近已成为贬义词。文友戏说:小时不读书,长大当网红。对于目前的网红现象,我觉得别太在意,它只是变种变质的娱乐新闻,主角从艺人变成素人,有不一样的受众。

如果孩子的志愿是成为网红,那也没错,但作为父母长辈要帮助他们厘清,究竟要成为怎样的网红?自己应该要建立怎样的专业能力,才不会沦为另一个挤眉弄眼的小丑?而是成为真正具有实力和影响力的意见领袖?


2021.05刊于南洋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