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制定SOP本身变成SOP

Street art - graffiti with facial mask on the wall during the current Coronavirus (COVID-19) pandemic in Warsaw, Poland

我纳闷,为什么政府各部门发布的SOP相互冲突?可以上班、买菜、逛市集,在自家住宅区跑步却不行?新冠疫情已年余,回顾去年三月首次实施行动管制令。当时每日确诊数字不超过三百,撇开所有政治阴谋论不谈,这是十分果敢的决定,成功把病例数字控制在二位数。此后推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SOP成为日常。这些SOP当初是怎么制定的呢?

想象一下,如果我在政府团队之中,这辈子从来没遇过如此灾难,我会怎么做?既然要让人民保持距离,那么就推想所有可能群聚的场合,设定规则减低人与人接触的可能。人类是群居的,社交活动那么多,工作、婚礼、运动、聚会等等,要制定涵盖所有范围的SOP是巨大挑战。当然也可谷歌一下参考外国怎么做,但外国政府何尝不是初次面对疫情呢?后来,这套SOP似乎有效,有好几个月疫情受控。

那么,沙巴选举导致疫情再爆发,政府又当如何?制定第一回合的SOP以后已是江郎才尽了,遇到确诊数字飙升,能做的唯有Copy & Paste之前做过的事,发MCO、SOP这些三字经成了标准作业程序,不必再耗脑了。既是各自抄贴,各部自然缺乏完善沟通,也不看看人民生活实况,抛出来便是,反正错了你们会吵,U-turn也已经是SOP的一部分。


这时候,倒又是科艺部长凯里的部门有些建树,另一位就甭提了。与其一直做接触追踪追着病毒跑,何不预测病毒动向?他们研发热点追踪系统,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标示高风险地点,这些地点的负责人便可加强防疫措施,公众也能避开热点。这是我本来就期待着的系统,然而第一个热点名单发布了,却让我有点失望。

名单上多是购物中心和超市,这也是想当然的,难道马来西亚人周末会去逛图书馆、博物院吗?也不需劳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来告诉我呀!况且,发布名单的方法不是最有效率的,最理想的做法应该是把功能内建在MySejahtera,主动通知接近高危区的用户。现在的效果,恐怕只是让榜上有名的商家生意一落千丈而已,让消费者都去光顾他们竞争对手,这些竞争对手成为科艺部侦测不及的高危区。

SOP失效的一大理由不是因为它无用,而是人民倦怠,我们受疫情折磨整年,怎能一直处于防范的紧绷状态呢?科艺部的新尝试尽管一时未尽完善,还是有潜能的,希望他们能持续开发这个方案,这样,总比无止境抄贴SOP有希望。

2021.05刊于南洋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