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

Judgement scale and gavel in judge office

血肉相连啊我们是兄弟
他言之凿凿,在一场演说
在一次对话在一餐晚宴
甚至从睡梦以至心底
他也确确实实的相信

终日俯案酸痛的肌肉
以及南北奔波的汗腺,是我
日益屯集肥厚的脂肪
和运输养份的血脉,是他
咬嚼或咬紧的牙关是我
伶俐贪味的舌头是他
多愁的泪腺归我
尽收河山的双眼归他
跳动的心脏归我
丰富的血液归他
多虑的脑归我
胀饱的胃归他
吸取养份的大小肠子他也要了
肛门归我

他妄顾失调的躯体迟早萎靡
我保全完整的灵魂随时重生
血肉相连啊我们是兄弟?
肛门最清楚
什么叫放屁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