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是否真的破坏阅读

Pages

我留意到自己阅读网页的方式开始有点不寻常,你可也有类似经验?我会本能地速读首一二段,甚至跳过;眼睛从一个小标题跳跃到另一个,如果吸引,便速读底下段落 –不过这样大概不叫速读了,我称之为“略读”,这方式在读教学型内容时尤其明显,读其他类型文章时也可能不自觉地跳跃。

这和我向来的阅读方式明显不同,以前是从上而下、一行一行地读。后来学了些速读技巧,读资讯类内容可“一目十行”,但还是从头到尾,不会跳过哪个段落。阅读网页时的跳跃不是乱跳的,我发现自己是在本能地略过内容最贫乏的部分。如果你也如此,那么你和我一样,是长期被训练成这样的,幕后有主脑,但它很可能没预料到会培养出这样的行为。

社媒的碎片式阅读是负面影响?

常有人说网路破坏阅读,这有几个层面。其一是社媒短文,用户习惯了看一则又一则相互无关的碎片,以致再难有耐心好好消化超过千字的文章,更妄论整本书;另一负面影响是内容的载体,手机大小不如书本,就算是平板也差一点,阅读大量内容时必须一直“翻页”,降低了效率;此外,屏幕的亮光使眼镜疲劳,这些都是让屏幕读者难以读长文的理由。个人阅读量有限,当你把精力都耗在网上,在下线以后也许就没什么兴致拿起一本书。以上是一般对网路破坏阅读的看法。

Social Media
这图的功用在于把文字打散,面让读者感觉压力。

但这些真的是网路影响阅读的主因吗 ?为了解决阅读屏幕的问题,有人开发了电子墨科技。如今大多数手机和平板使用OLED或LCD屏幕,每个像素都像个小灯泡,放射不同颜色的光。电子墨屏幕的像素是微胶囊,内有黑白粒子,靠电场控制黑或白粒子浮到顶端让用户看见,看起来非常接近纸张。这下不就解决了阅读发光的LCD屏幕会疲劳的问题了?

据瑞士研究员伊娃·西根塔勒博士(Dr. Eva Siegenthaler)和几位同僚于2012的试验,比较使用iPad和电子墨阅读器时的阅读行为,发现读者的眼球活动都一样,阅读速读没差多少,读iPad反而稍快,这结果也和雅各·尼尔森博士(Jakob Nielsen)于2010年的研究报告吻合。为什么电子墨屏幕更接近纸张却不见得更方便阅读?西根塔勒博士估计是因为试验中所使用的电子墨阅读器面积较小罢了。也就是说,电子墨科技在尝试解决一个以科学角度来看并不存在的问题。

在屏幕阅读其实和纸张没差多少

可是,以心理角度来看问题确是存在的,不管科学数据如何,普罗大众主观地“觉得”阅读平板会累,电子墨科技解决的是心理认知上误差。不管LCD还是电子墨,都比阅读纸本慢了6%至10%,可是这10%显然并不是很大的障碍。既然这样,网路上丰富的内容应该更助长阅读风气才是,而不是破坏。


再看社媒的影响,无疑用户都建立了浏览社媒的习惯,但浏览社媒和深度阅读毕竟是不同的行为。打开脸书像打开电视,是为了消闲,这和开启一本电子书时的动机不一样。社媒的确侵蚀了深度阅读的时间,但它不见得取代了深度阅读,使用社媒的不乏热爱读书的读者。或者这么说吧,不读书的人本来就不读书,责任不在社媒。从这个角度来看,社媒也不见得需要为破坏阅读风气负上所有责任。

Kindle
电子墨科技越来越成熟,和阅读纸本没什么差别了。

网路破坏阅读风气的真正原因,是网路的整个内容生态让阅读变成无趣。这个生态圈由搜寻引擎、内容生产者和商家构成,也包括一般用户。搜寻引擎靠广告牟利,内容生产者和商家都靠流量转换牟利,流量来源不外乎广告和搜寻结果,前者是要付费的,后者不必。于是,各家网站都想方设法想提升自己在搜寻引擎结果的排位,以引来免费的流量。既然谷歌市占超过九成,接下来就以谷歌作为搜寻引擎代名词好了。

全世界都在为谷歌写文章,不是为读者

谷歌怎样决定网站在搜寻结果中的排位?其全套演算方法并不对外公开,而且一直在进化,外人只能从谷歌发放的部分资讯推测。电脑是无论如何不能明白内容的,它只能收集、分类,然后根据用户输入的关键词搜寻资料库。“关键词”,是加下来要讨论的关键词。

所有网站都企图从谷歌搜寻结果中导流,大家都在猜测怎样撰写内容才能排行更高,这就形成了一门叫“搜寻引擎优化”(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简称SEO)的学问。比如说,目标关键词必须要在网页大标题中出现,然后在内文首二段中重复使用,再于小标题中重提。谷歌可能依关键词密度衡量内容和关键词有多相关,以此排列网页先后。此外,标题应有几个字、全篇应该多长、应有多少图片,都有SEO的准绳,许多网站文章就依据这些准绳撰写。

Two digital marketing experts planning about SEO and link building strategies.
许多网路文章都根据搜寻引擎优化理论撰写,没在乎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文章。

比如说我在卖休旅车,“休旅车”是我选择用作导流的关键词。那么我的标题必须像这样写:“最完善的休旅车”。也许这样的文案更有创意:“载着一家人的幸福”,但我不能这么写,因为关键词没在标题中出现,怕谷歌就找不到。内文中我的创意也受限,必须一再平铺直叙地重复“休旅车”。

你看到问题了吗?原来网站写作人都不只是在为你写文章,他们也在为谷歌写文章,在为机器写文章,因为只有为机器写文章,才有机会被你搜寻到。这些文章尽管内容、主题都不同,但格式相似。你看多了,下意识地会觉得首二段引子非常灌水,你的感觉没错,因为那确是要写给机器看的,不是你。

标题和内容都千篇一律

为了博取注意力,SEO理论也分析怎样的标题最吸引,比如说长度若干,配有数字,再加上耸动的字眼,诸如“秘密”、“震惊”等等,这些字眼都在标准列表内。所以,你看到许许多多像“5个瘦身的秘密”、“轻松赚钱的7个步骤”之类的标题,好像不管谈什么事情都必须切分为可数的区块。

也因为文案是为商业考量而撰写的,内容里甚少会有作者本身的态度和见解,不管谈什么都像冷知识,没有个性和灵魂,不管是谁写的、在哪个网站,味道都大同小异。方便吸收是方便吸收了,但没有惊喜,十分无趣,像根据模板生产出来的流行曲,都不难听,但无趣。

Blog Branding and Optimisation at its best
不管写什么主题,为引流流的网路文章都参照相同的模板。

网上总还是有为人类而写的好文章,只看读者如何选择源头罢了,《当代评论》就是个好例子,这里的作者没谁在乎SEO。但问题又来了,这类网站不特别关注SEO,在搜寻引擎上排列也就不高,不容易让读者发现。做好SEO的那些内容,除了在搜寻结果上出现,谷歌还主动推送给用户,管道包括谷歌新闻和谷歌助理,这又是另一个消磨阅读乐趣的原因。

谷歌为什么要推送内容给用户?因为它要引流赚广告费,等不及你主动上网浏览,它要催促你去读些什么。谷歌怎样决定推送什么内容给你呢?就根据你的喜好,用你感兴趣的事物吸引你上网,而你的喜好又根据你过往搜寻过的关键词而得。表面上看,你似乎可因此对自己喜好的事物了解得更深,但其实未必,因为那些引流文章都是根据SEO撰写的,深度有限。由谷歌机器为你选择该读什么,反而限制了阅读的广度,变得索然无味。

从小阅读纸本书培训深度阅读的能力

谷歌便是破坏阅读趣味的幕后主脑,但这并不是它的阴谋,谷歌只想赚钱而已。读者重复阅读这些公式的模板网路文章,久而久之 练就“略读”的功夫,看内容只为迅速摄取当下所需的知识,丧失探索未知的欲望。这样的倦怠会否也延伸到阅读书本呢?对某些人会,某些人不会,差别在于原有的阅读训练。


像我这种70年代出生的人经历过无网路时代,阅读训练是从纸本开始,就算如今网路文章改变了我阅读的方法,甚至消磨阅读的兴致,我们不至于丧失读书的能力和耐性,也不至于忘记读书的乐趣。在需要深度学习的时候,自会选择书籍。真正需要让人担忧的是生于网路时代的孩子,父母从小就让他们接触手机和平板,如果孩子在校外阅读内容尽是那些模板的、公式的、耸动的东西,就会培养成错误的阅读方法,破坏阅读乐趣。他们没有充分经历过像我们那样的读书训练,以后很可能一辈子没想和书扯上关系,失去其中一项深度学习的重要途径。

'Summer time' ~ typhoon weather recorded in Wuxi home  -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when using
让小孩从纸本书开始培训深度阅读的能力。

为了下一代的学习,父母应正视网路阅读的负面影响,坚持让孩子读书,而且初时必须是纸本书。电子书的功效也和纸书一样的,但在手机或平板上同时也有许多分散注意力的讯息、通知、游戏等等,无法训练孩子专注。至于已经错过阅读训练阶段的成人,除了能自觉者主动再自我训练,就没办法了。

2021.04刊于当代评论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