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肥

Pizza

我想说不知道是怎样发生,但那是推卸,其实我知道,只是它发生得太缓慢了,像新月渐渐转为盈月。一个比萨、一个汉堡、一盘炸鸡、一碟烧肉饭,那些消耗不完的能量一点一点的囤积,今天一百克不要紧,明天两百克也还好吧,直到某日弯腰绑鞋带时突然发现很费力,腰间有些什么阻碍着,然后对自己感到恶心。

衣橱里有一半的衣裤废了,右边的那一半,也不是刻意分配的。这天拿这一件裤子,发现裤头和腰过不去,只好推到那一边;那天拿那一件衣服,又和腹部有仇,只好推到那一边。每天选衣服都心怀忐忑,哪一件又要对我无情批判说分手了?右边的那些衣服,我曾经穿得很帅,如今只剩下左边这些宽松且宽容的。



不管有多少人宽容地对我说看起来还好,我是个很科学的人,体重指数已达obese,用英文来说似乎很冷静,仿佛和真相隔着一层薄纱,但翻译成中文叫“痴肥”,诚实如刀。我多抱着几公斤的肥油,像抱着几包米,动作都慢了,搞不好车子也多耗油一些。我很不喜欢这种状况。

任何体型都无需觉得羞耻?我羞耻,但不止因为体型和体重。英国谐星瑞奇·格維曾有一段子,说肥胖只有一个原因:吃。每个人都知道的,也非常清楚怎样避免,但一些人却对食物一再妥协,运动一再拖延,自己造成自己的局面。

那段搞笑的段子如果认真思考一下,一点都不好笑,简直就是警世良言,说肥胖OK只是继续给自己找借口。痴肥会带来的健康问题就无须赘述了。我羞耻,因为我知道目前的状况,是我长期意志力薄弱、目标不明确而造成的。

我肥。承认是第一步。别再用美化现实的语言欺骗自己:“超重”、“魁梧”、“骨头重”。像戒毒那样,癮君子先要面对现实对自己坦诚,承认自己是癮君子,我就是一面对压力就崩溃、一餐吃一整个比萨的癮君子。今日的挫败就是因为昨天前天大前天种种错误的决定,那些缓慢囤积的脂肪、缓慢侵蚀的自信,都怪不了谁。我承认现在一点也不美。

怎么办呢?很简单,每个人都知道的,也非常清楚怎样改善。目前我已连续四星期不间断地运动,吃得小心,一点一点地甩掉多余的重量。我在减肥,不是“瘦身”、“减重”,是减肥。眼前现实是这样,我痴肥,但明天会如何在于我今天怎么做。明天我要重新穿上衣橱右边的那些衣裤,今天就得振作起来。

2021.04刊于新生活报

更多开启新视角的好文章,请买一本《杂乱有章》: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