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的那位小和尚

仰光的那位小和尚

我在仰光大金寺遇见一个小和尚。是2015年的事了,那时我去公干,谈开发翻译科技的事,大学负责人领我们走访几家公司。仰光虽是缅甸最大城市,但一路上所见总觉陈旧,像马来西亚的二线城市。各家公司代表态度积极,希望输出当地软体工程师的技能,能力优秀但工资便宜。

这个曾经历半世纪军人专政的国家,正改革为民主,从2010年11月释放软禁多年的翁山蘇姬算起,也不过五年。我和当地人没特别深聊政治,但有说起这样的转变带来生机和希望。自改革以来,各国陆续取消对缅甸的制裁,经济开始动起来。你能想象十年以前一张手机SIM卡要价美金1,000元吗?如今已便宜得人手一机了。我到访时是二月,距离十一月即将发生的大选尚远,那时候翁山蘇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将大胜。同年底仰光证券交易所将成立。

大学负责人带我们访仰光大金寺。缅甸是佛教国家,四处可见佛像和僧侣,但佛教如何与生活交融是在大金寺感受到的。负责人说,当地人闲来无事就到寺庙溜达,未必要拜拜,也许只是看看书,或和亲友聚会,真不像我们那样无事不登三宝殿。大金寺里遇见一老妇派送糖果,硬是给了我一些,也给了小和尚一些,那小和尚不知对我说了什么,咧嘴一笑便走。这是个美好的国家。

然而军人的铁腕始终从背后掐着国家的颈项。军人迫害罗兴亚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翁山却始终沉默,似乎隐隐暗示民选政府根本管不住这头巨兽。巨兽是吸血的,掌权的五十年间通过无数家公司渗透缅甸经济,从矿业、烟酒、交通到金融都有他们的指爪,军人头目都是巨富。权财息息相关,民选政府的改革每一步都在威胁他们的钱包。2020年末选举中军人再败,终于按捺不住发动政变。

大金寺内多是休闲的本地人。
大金寺内多是休闲的本地人。

我很难想象在这个美好国家中,肩负保家卫国重任的军人,会把子弹打在自己的同胞身上。二月军人夺权以后示威不断,熬了半世纪才争得的民主啊!人民怎能不愤怒?军人暴力镇压,频频有人民伤亡,前天一日内杀害114人,巨兽是嗜血的。这天美英日韩等多国军方领袖罕见地联合谴责缅甸军警为军魂之耻。

上个月20位僧人在仰光示威,要求军人下台、释放翁山。我又想起当年那位小和尚,如今已是少年了吧?他在寺庙里,还是走在街头?子弹打在少年和小孩身上,这国家的伤口还能如何止血?未来,他的笑容还能恢复吗?佛法真能降伏贪欲的巨魔吗?

2021.03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