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鸟

two ostrich on field

太馋 囫囵吞史
鸟族遂唯它肥大圆滚
愤怒的记忆却太呛
吞不下的都隔夜成
穷追喊打的梦魇

而这鸟,飞不起
却能高速奔驰
再不,把头一埋
无此事 无此事

1996-03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