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人的荣耀感

low angle photography of waving flag of Malaysia during daytime

两个公正党议员刚跳槽支持首相慕尤丁,为他岌岌可危的政权吊命。其中一人说变节是不得已的,都是希盟的错,谁叫希盟掌权时不落实公平拨款,以致垮台变成反对党以后,议员没有足够资源服务选区。啊真委屈,忍辱负重啊!

他们也知道没几个人会相信他们的说辞,但总得有个交代;他们很清楚人民会如何批评、历史会如何评价,但他们还是做了。,这毫无荣耀的名词。

副部长山达拉到纽西兰探亲,缺席几乎两个月。记得今年在行动管制中度过的华人新年吗?人民连跨区团聚都有困难,但达官贵人居然可跨国。据说这是首相批准的,政权岌岌可危很难说no。山达拉在乎我们怎么看待他吗?他尊重自己的职位吗?好像也不。


我们好像都不太在乎荣耀这回事。我说的荣耀,不是说得奖或登上高位的那种荣耀,而是生而为人,在岗位上尽职,知有所为有所不为,能为自己骄傲的那种荣耀感。我曾有一个黑道朋友金盆洗手,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样下去,我以后怎样跟我以后的孩子交代?

这种荣耀感,也许在日本文化中最明显,不管在什么岗位,人人敬业。如果领袖犯大错,自行道歉下台,甚至有人为丧失了荣耀而“自行了断”。

Mak Kata Jangan - RasuahBusters

最近我参加RasuahBusters反贪运动,深觉贪污是因为不懂得尊重自己,在工作岗位上仅图个人安逸,只要不被逮着,可以不择手段。如果对人生有所要求,对自己尊重,怎么好意思在黑暗处伸手要钱呢?

这样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去年反贪委会的问卷调查反映,受访者当中有过半青年涉贪腐行为。记忆中还有另一项更早的调查,已找不到源头,大多数年轻人认为受贿是可被接受的。很显然,国家有某种东西已经严重腐烂了,立法、执法都不足以扭转,必须从根处着手。反贪运动的第一项“妈妈讲,不要贪污”活动,盼能逐渐唤醒社会良知。

两位跳槽议员,我不想提他们的名字,太难堪了,历史自会记住吧!马来西亚人的荣耀感已经够低落了,他们再加一脚踩得更扁。我们为什么没有荣耀感呢?是因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才只着重眼前利益吧?

2021.03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