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Book真的错了吗?

My Favourite Sweet

Sugarbook创办人曾佑文最大的失误是在马来西亚经营这件事,完全冲撞这里的社会价值观,如果在美国也许就没事了。如今他碰到法律问题,不会有半个人敢为他说半句话。但是,价值观是老一辈人在说了算,实际上它可能正慢慢转变,只是年轻人没有作声。假设SB所发数据没有造假,有过万在籍大学生愿意参与援助交际。

援助交际本是日本名词,女性为金答应和男性约会,名词本意也许无关性交易,但谁也知道不可能那么单纯。不管这家公司如何包装,这就是个方便促成援交的平台。可是,平台背后的动机不管多么可鄙,也不等同于直接犯罪。警方援引破坏公共安宁、卖淫罪调查曾佑文,后来在庭上被控的是《刑事法典》第505(b)条文破坏公共安宁,针对的是他那篇“十大甜心宝贝大学”文章,卖淫罪暂未有下文,也许真的不容易指证平台。

那么,援交究竟有错吗?这么说吧,在我老旧的观念中这不是一件“好事”。不管在西方东方,社会总是歧视性工作者,就算这件事情本身未必有“错”。美国著名魔术师Penn & Teller在节目Bullshit中有一集探讨性服务行业,认为这是你情我愿的买卖罢了,和理发、美甲没什么差别,大可合法化。但你必须承认的是,就算合法,生活在人群中很难完全不理会社会的异样眼光,援交者心里始终会有一道抹不去的秘密阴影,这不是健康的心理状态。至于谁愿买、谁愿卖、在什么平台发生,那终究是别人的私事,我不予批判,倒是破坏公众安宁罪我有点意见,因为同样的505(b)也曾用来对付我



平台发布的那些数据,究竟破坏了谁的安宁?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名列十大的大学,其次是父母,SB文章发布后最疯狂去刷SB的也许就是父母了。且不论数据有多精确,这篇文章若真引起不安,那 是因为大家心底知道它或多或少是真的,年轻一辈不再是长辈想象(和要求)的那个样子。过去我被传召协助调查是因为转发了关于一马公司的笑话,真实的东西,总是会让某些人特别不安。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挡掉SB,挡不掉社会正在改变的真相。

对错不全是法律说了算,有时候都回归心中那把尺吧!假设曾佑文得以继续经营SB,多年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是其中一个会员,到时候他自己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2021.03.02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