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过午夜

等过午夜

原来是深险的峡谷
崖壁嶙峋长河汹涌
沟渠里渐渐有了
时间的声音
腥臭扑鼻
明知是刻舟求剑
仍暧昧地在砍不断拦不住的长流
标下等待的据点

一只怀孕的母猫蹒跚走来
玄奥的说着迷雾迷雾
一只野狗侦探地嗅过轮胎
向起了瀑布式的畅快
我看见时间的记号
那热腾腾的黄色
随车子驶去
重新迷失

钟声敲出圆形的巨石
追杀式地滚滚而来
奔逃的方向印在
单行道的路标
灵魂不信坚守原地
怔怔的目送躯壳
越逃
越老

1998-06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