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SOP不由政府来定

gold and white religious print book on red textile

到此文发表时不知政府已U转了几回了,目前规定团圆饭只限同屋家人,禁止庆典,谣传星期一还会再改。最初发布的SOP在初一才生效,而团圆饭在除夕,这些失误当然会引来华社揶揄。此外,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夜市如常操作,亲人却不可聚餐?然而这些失误其实都只是病征,背后潜伏着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也许更应关注。

制定这些SOP的团队中,难道一个华人也没有吗?如果有,他发声了吗?如果没有,难道官员完全不了解华人习俗吗?就算不了解,没想过问问华人朋友吗?就算没有华人朋友,随便捉个路人来问问好像也可以。就算懒得捉路人,谷歌一下总可以吧?

这新年SOP所反映的是族群之间的鸿沟,这不只是国盟政府的责任罢了。去年新年期间发生拆灯笼事件,后来得劳烦希盟出动部长重挂灯笼平息民怨。过去议员、政府发布的中文文宣屡屡出错,比如2018年霹雳副议长阿米鲁丁的新年横幅就摆过乌龙,因为都在用谷歌翻译,没有请教华人同僚。这表示什么呢?各族交流处于形式上的表面功夫,在日常活上则泾渭分明。

种族歧视

我说的不是华巫之间交流不足而已,印裔更受忽视,吉打州务大臣取消大宝森节假期是一例,旅法印裔作家皮里答.莎玛拉桑曾在《种族之梯》写道:”国家机器和资本主义机器粗野地对待你的民族节日:将政府考试日期安排在屠妖节之后;商场布置的主题先以万圣节做文章,之后就立马改成圣诞节主题,尽管万圣节其实并非马来西亚假期,落在两者之间的屠妖节被忽视了。”

华人至少声音够大,像车笛那样叭叭叭催得政府U转。就算政府妥协,我们还是没解决这个问题:独立六十几年了,马来官员还搞不清华人团圆饭在除夕。华社也不能一味怪罪别人,华人本身对其他族群的风俗节日又认识多深呢?许多华人连读国文也有困难

这种种误会将阻碍施政,就拿新年SOP事件来说,不少华人本就想取消团圆饭,但如今却觉得“被误解”,叛逆之心顿起,若政府最终妥协容许跨区团圆,大家因此更踊跃聚会,恐怕就助长病毒传播了。请别以为自己很安全,每个确诊的人都曾以为自己很安全。

今年的团圆饭,我打算和亲人分两地开着Zoom一起吃。红包还是会有,在镜头前摇摇红包封,听对方说”红包拿来“以后才线上转账。我为亲人的健康着想,不必劳烦政府来教我怎么做,这是我自定的SOP。


2021.02刊于中国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