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 cat, sleeping their palate

木桥

– 给诗的约会里的一位诗友

嘤嘤的啼哭
抽痛你的耳神经

岸边 我们犹豫
下不下去?
衣着光鲜的路人
交头接耳的语音
威胁一群青年的热情
大厦瞪大了千只眼睛
讶异的围观一幅奇景

烈日下的空气
寒冷如冰
岸边 我们仍在找寻
下或不下去的理由

而你,只知道
嘤嘤的啼哭抽痛了你的耳神经
毫不犹豫的你钻入桥底
罔视垃圾与泥泞
出来时,你微笑
手里托着一只小小
小小的猫咪

1991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