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个新年活动叫“妆艺大游行”,办四十年了,我没看过,据知是盛大的街头表演和花车游行。既是新年,少不了舞狮。舞狮能惹什么争议呢?这年复年的平常事。

有一组小女生身穿粉色蓬蓬裙,手执狮头跳踢踏舞。没有锣鼓,只有音乐;也没上高桩,也没采青。这组奇特的狮团将在大游行演出,她们排练和访谈的录影发布后广传,惹传统狮艺工作者不满,指责她们破坏传统文化,亵渎神圣的舞狮,甚至发起联署制止她们演出。传统与创新杠上了。

传统是什么?是世代相传的行为,这些行为建构文化身份。是华人,所以端午吃粽、中秋吃月饼。乖离传统,对某些人来说等同挑战他们的身份认同。传统是神圣的经典,亵渎经典就要发动圣战。我倒想一问,传统真有那么不可侵犯吗?

传统何来?就说端午吃粽好了,我小学时听说的故事是百姓为免鱼虾破坏屈原的遗体,把米粮投入江中,希望鱼虾吃了米粮就放过屈原,后来演变成今天的粽子。小时候我不会问问题,现在会。


古人真有那么天真吗?要浪费多少米粮才能喂饱江中的鱼?喂了今天喂得了明天吗?姑且当这传说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今天我们不把米粮投入水中,而裹粽子自己吃了呢?因为时过境迁,传统也会跟着变化。

今天的舞狮和一千年前的,难道没有改变吗?你可说某些精神始终如一,那么,既然这狮艺精神能历久不变,几个小女生的创意又能撼动些什么?何必大动肝火?

也许时代变化太快,我们都奋力想保留些什么,像在激流中抱紧巨石、捉住树枝。

现代舞蹈不见得会打击传统舞蹈,彼此可并存。踢踏舞狮只是独立的艺术表演,并非真正的舞狮,也没观众会把它看成传统舞狮,开张节庆也不会请小女生表演。维护传统很好,但若过激,恐怕就会变成固步自封了。

2020.01刊于南洋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