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回家,但家人不许

This photo of my girlfriend I took on foodfest.

同事已半年未见母亲,家乡在砂拉越,要回乡得先过三关。

首先要向砂州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据说很难获批。出发前必须申报健康状况,落地强制隔离10天。他还在工作,要拿那么长的假期不太方便,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他申请三次遭拒,后来终于获准回乡了,临上机前班机取消,同时通行证也失效了。

我也想见家人。是啊我们有先进的视讯科技,但你知道这是不够的。妈妈的影像只能框在小小的屏幕,声音隔着一层什么似的,再先进的扬声器也传递不了该有的质感。你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结束谈话后,影像就消失了,你看不到妈妈站起来转身健步走入厨房;你听不到厨房里锅碟碰撞、热油沙沙作响,嗅不到厨房飘出来的香气。你切断谈话以后,妈妈还在碎碎念,这些你都不能知道,因为你不在那里,你不在家里,你在遥远的另一个空间。

能怪政府吗?他们也只是在尽保卫人民健康的责任。无人可责怪,更让人满腔怨怼无处宣泄。


西马放宽了跨州限制,居民不必像我同事那样面对那么多阻碍,却还是有许多人回不了家。你说想回家,但远方的亲人却没说欢迎,反问你是不是真想回家?他们没明说什么,只问你当地的病例数字。这些数字天天公布,谁都知道,为什么要问呢?也不过是暗示你三思,家乡里有老有小,你从黄区来我们的绿区,不是太冒险了吗?

能怪亲人吗?他们也不过是在尽照顾家人健康的责任,而且也不是不爱你。

小心谨慎是必须的,但对有些人来说这已演变成恐惧,不止困住自己,也拒绝想回乡的游子。疫情肯定不会在短期内好转,我们是否该想想办法尽量过正常的生活?所谓正常,即是能够出门工作、休闲、社交,也可以回家探望亲人。且理智想想,疫情虽然严重,但它的分布还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说在工厂、工地、监狱等等,和许多上班族的活动圈子其实没什么交集。生活在红区也好、黄区也罢,只要个人保持谨慎,还是可以很安全。

华人新年即将到来,有多少游子无法回乡呢?总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一解思乡之苦,说到底要克服的是恐惧,怕万一染上病毒传给家人怎么办?那么,是否可在回乡之前主动寻求冠病检测呢?可否在回乡之前先自我隔离?如果这太难做到,那么能否把个人防疫做到满分,绝对遵从SOP?

总之,新年不远了,现在就得和家人开诚布公地沟通好,要怎样才能放心让自己回家,好好团聚。不是每个身在红区的人都有病毒,别把亲人当作妖怪。分隔两地的无奈,总该想法子跨越了。

2021.0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