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企业文化面对文化鸿沟

Hand gestures - number 3

我曾到过顶级手套的办公室开会,对他们的企业文化相当欣赏。我是小咖,但这家亿万公司的高级干部丝毫没怠慢,彬彬有礼,开会前还先给我介绍公司价值观。

墙上处处是标语,或励志、或提醒,这本不稀奇,但细看之下发现都有三人署名,一人制作,二人签批,有者还是老板丹斯里林伟才亲自签批的,这么细微的事也能关注,能成为世界第一不是侥幸。事情没谈成,但就算只有短短半小时过路,我也觉得自己上了一课。

四个月后,顶级手套厂工冠病感染群是最严重的,有一人死亡;政府调查顶级员工宿舍不达基本标准,对其罚款;本月路透社报导,五月时尼泊尔籍员工卡德卡拍摄场内情况,工人并未保持社交距离。他把照片发给尼泊尔工人权益组织,后来公司就把他开除了。难道这家公司并不像我原本认知那样优秀?



树大招风,高处不胜寒。没有哪家公司是完美的,公司急速成长,要管理万多位员工,谁能完全没有疏漏呢?那些本来无人过问的缺失,没人预想到在这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会酿成灾难。万众瞩目,难免也成众矢之的。你站在世界顶峰,就有人想看你摔跤,因为你有新闻价值。常人摔跤是平常事,他们喜欢看别人从山顶上摔下来。

你听到顶级手套开除吹哨者,亿万企业对付一小小尼泊尔员工,会不会把它想象成大魔头?但顶级的文告如此驳斥,他们为外籍员工设了热线,能让他们以母语投诉,而且负责单位是外包的独立机构,依我看,如果他们真为有这么做,已算有在这方面努力,可是却面对最大的挑战 —  难以跨越的文化鸿沟。文告中他们也一再强调其价值观,像我当初去开会时那样,但无论管理层的企业文化如何优秀,也不容易取信于外籍员工。

多年前我到美国求学,马来西亚同学很自然地形成社群。那四年里,社群里的人大多时候讲华语、吃中餐,非必要不和美国人沟通,像小小的唐人街。你可以想象外籍员工来到这里,也一样会形成自己的社群,加上语言不通,更加封闭。而且劳资之间难免有对立心态,他们要如何信任始终是“外人”的管理层?如何信任管理层所雇佣的“独立机构“?难道顶级手套没有缺失吗?也许有吧,但凡事总有多个角度,因由不是单一的。这是企管的宝贵一课。

又,我没买手套股,半粒都没有(是的有后悔到),我只是很“独立”地思考一个事件,希望企业引以为戒,精益求精,包括我自己。我知道有许多许多人非常希望顶级手套继续升级,不是吗?

2020.12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3条评论

  1. 我反復讀了這篇文字。還是不甚認同你的説法。

    要知道,那些貼在公司的標語文字,基層員工是無法看到的。(而且,公司高層或許也沒有想讓他們瞭解?)再來,公司所發的媒體文告所一再强調的公司價值觀,基層員工是不懂的,因爲公司可能從來都沒告訴過他們。

    公司聘請高級行政人員和基層員工是兩碼子事。

    尤其是基層員工就是要你有多快就得多快。尤其是在外部疫情如此嚴峻的壓力之下。高層的政治壓力一聲令下,全天候24小時運作是必然的。弱小的基層員工,談何權力?公司文化能化作現金吃飯嗎?

    你在美國讀書的經驗不能和來馬工作的外籍員工相提并論。你是文化人。我想你不會不認同吧?

    大馬的外勞呢?他們很可能只是透過中介一批一批地輸送來馬討生活。我不是說他們沒有文化。但是,不可這麽“高估”了他們,變成一種文化鴻溝論。他們是有很多無奈的。

    我也沒買頂級手套股份,但我不後悔。在大馬,還有很多很優質的公司值得期待。

    #我不是說“你的壽司很難吃”。因爲,必須承認你確實是很“獨立”思考這件事情。但是,作爲壽司的愛好者之一,這個壽司不是很“對味”。我有必要告訴接下來的食客。也給你做個參考。當然,你可以不理會。

  2. 我其实认同了的你的不认同。你的基层,是指多基层?依我观察,在办公室里的“基层”人员,大致上在同一种文化厘头。但是,工厂我没去过,我相信你说的基层是指厂工。虽然没去过,我估计那的确是另一个世界,那些都是外劳,谁听得懂高层传达的企业文化?高层可能也没真正把他们考虑为一份子。这也是我在文中企图表达的现象,我觉得我们在讲着同一件事,也就是说上面有上面的说法,下面有下面的做法。

    我的寿司,的确有时候很难吃的,呵呵。有时候是故意弄成那样。谢谢反馈!

  3. 壽司做得“難吃”,還可以持續吸引食客。也是不簡單的。

    吃到好吃的,我再告訴你。

    共勉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