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无是只不题问

耻无是只不题问

你生气,我明白。这FFIRA MIKAH迷你体育馆的名字,巴东得腊县长哈金阿里夫(Hakim Ariff)否认是他的名字倒写。你生气,因为此人倒行逆施,公款修建的体育馆居然以个人名字命名。然而你的怒气还夹杂着其他复杂的情绪,我来为你理一理:首先,你觉得恶心。

恶心啊,世上有那么无耻的人,公然干这样的事。但你也觉得疑惑,说他无耻又好像还有丝毫羞耻心,明明贪慕虚荣又不好意思太直接,于是把名字倒过来拼写。你还觉得好笑,哈金为什么会以为没人看得出来呀?在这坏事传千里的网路时代,究竟哈金住在哪一个山洞、以为网民不会群起而攻?所有情绪还是以愤怒总结,因为哈金说这纯属巧合,明当你白痴。

你生气我也生气,但明摆着的事实没什么好讨论,耐人寻味的是背后的事–我在想,为什么行政体制内这么一个人能做到一县之长?

某位希盟前部长助理和我分享一个经验。话说初执政时有许多项目需跟进,部长刚上任不知细节,得向官员了解。助理以为自家人当老板了,向一位资深官员索取资料时,态度强势了点。官员倒是心平气和,指指自己的位子:“我在这里坐了20几年了。”


助理一时不解,官员继续说:“我坐在这里看你们来来去去,我始终都在这里。你要的东西,你说谁最清楚?”助理顿时明白了,态度立刻变得客气。政治人物每几年就换个位置,真正在执行的是持有铁饭碗的官员。若和他们过不去,什么也别想干成。铁饭碗坚不可摧,连部长都不能随便开除他。这不是很奇怪的制度吗?试问有哪家公司是不能炒人的?

接下来这件事,是某个公务员告诉我的。假设他的部门内有一个专扯后腿的废柴,好想除之而后快,但他和上级都没权力炒掉他。一个办法就是让他调职,但其他部门都知道被调过去的绝不会是好东西,没谁愿意接纳。怎么办呢?只好大事表扬废柴,把废柴说成千古奇柴,让他快快升迁去,这样他的部门便能脱离苦海。

耻无是只不题问

只要废柴够废,去到哪个部门都不愿留他,就会步步高升。人越没用,官位就爬得越高,前途无可限量,何止一县之长?哈金事件,不是一个人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制度包容这样的人。在哈金左右的官员竟然没发现体育馆名字不妥?也完全没劝阻吗?炒掉一个哈金,还有千千万万个哈金。噢我说错,炒不掉的,他捧着的是铁饭碗。

想深一点,你的怒气也许还夹杂着一丁点同情。每个人都希望能在世上留下印记,哈金此生最大的成就可能只有这么多,便是名字曾高挂在体育馆上几天,而且,还是倒写的。

不过这也难说,根据大马国家新闻社记录,1974年的麻坡助理县长,现在是首相了。

2020.12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