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厌恶Whatsapp

This is one of the three photographs from a series that I clicked to portray “The three wise monkeys” in the modern era.
这是《 为什么我厌恶……》系列里9篇中的第7篇

我手机里最可怕的工具是Whatsapp,像一道路人甲乙丙丁都能随便乱敲的门,任谁有什么芝麻绿豆的杂事,都能让我的手机哔哔作响。哪怕我正忙着拆炸弹,阿茂也能突然来讯问阿莲的电话,我一分神炸弹就爆炸了,整栋大厦的人陪葬,就因为阿茂没有存好阿莲的电话。

你的圈子里有一定也有无数个这样的阿茂,想问什么就问,不管你是否在忙;看到有趣的图文就转发,也不理会别人是否感兴趣。你又不能屏蔽他,毕竟互相认识;把他毒哑(mute)也不妥,对方还是偶尔谈正事的。于是,你就得忍受平均每天有几个人打断你拆炸弹。

群组更恼人,每个人都至少有两个很想逃离却又觉得不好意思抽身的群组。群组本来是有用的东西,但总有一两个成员会滥用。我曾是某组织的一员,群组内本应谈公务,但就是有些家伙坚持天天跟大家说早安晚安,发送许多无关紧要的“趣闻”。碍于人情,你又不好意思直接叫他安静。这种人,比广告讯息更烦,至少广告你还能挡掉。


把群组静音不就得了吗?我当然知道,这是唯一办法了。就算静音,Whatsapp还是会显示群组有未读讯息,我有轻微强迫症,必须要造访群组好刷掉废话,这又浪费我几秒钟心思。不如把电话静音,或关掉全部WhatsApp通知?那又不行。这是主要通讯工具,要事得即时商讨。但如今因为废话太频繁,就算收到通知也不晓得是否要事,也不想立刻看了,于是,WhatsApp变得越来越像电邮,久久才查看一下,失去原有的即时性了。


万恶之首是语音讯息。用Whatsapp的最大好处是因为文字讯息效率高,说话难免唔噢咿呀,传达讯息太慢。更讨厌的是必须打开语音讯息聆听才知内容,不像文字可一目了然。语音方便发送的人,但麻烦接收者,除非亲近的人传来,其他的我都不管,反正如果真是要事,对方最后会打电话来。

telegram, app, logo
Telegram 好太多。

Whatsapp太成功了,我怀疑开发者有点自满,进步很慢。我尽量转用Telegram,传图档不会失真,可用昵称,无需公开电话,隐私保护也比Whatsapp好,比如讯息可自动销毁、可防止截屏等等。无论如何,大家都在用Whatsapp,我想卸载也不行,如今它就像那些我很想离开又逃不了的群组,阴魂不散日夜纠缠。

2020.12刊于新生活报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相关文章

  1. 有公德心的WhatsApp用法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