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是个让人迷茫的位置。在起点就得起跑,就算不知终点为何,但你知道开步就对了。在旅途后段看到终点,往它走去便是,然后知道应该休息。然而人在中间,终点远着,起点回不去了,在这个位置上,东南西北都是可能的方向。

该往哪里去呢?人生走了一半,前面是黄昏,如果走岔了恐怕再没有时间纠正。若说此时在事业上已小有成,应该安稳地继续下去吗?还是尝试不同的路线?若要做新尝试,又该做什么呢?有足够的本钱承担可能的失败吗?若说事业无成,难免会更加怀疑自己,于是又更踌躇不前了。

从高处往下望会造成眩晕,因错觉失衡而恐惧,在时间轴上这个中间位子,在仿佛无限伸延的人生版图上的这个中间位子,似乎也如此叫人晕眩。更让人痛苦的是前半生累积的懊悔,这些回忆夜夜纠缠着自己不得好眠,像蔓藤那样牵绊着双脚使你举步维艰。许许多多该做未做的事,还有不该做却做了的事,造就了目前窘况。明知无法回头修正犯过的错误,但总免不了在想若能再活一遍重新选择,多好啊!这些妄想,遂又蒙蔽着前路。

我们没了年少的狂妄,无法放胆乱闯。就算真敢,不知何故跌倒时总比以前更痛,爬起来就是得要费十倍气力。中年失志,不知何去何从,于是有人沉溺于悔恨,怨时不我与;有人为了麻醉悔恨而迷于声色,明知正在自我摧毁却难以自拔。究竟要怎样渡过这样的危机呢?

迷路的人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我选择这样想:如果过往是回不去了,那么当下便是起点。我向来深信“人贵立志”,此时此刻我也得逼迫自己像二十年前的我那样,再定志向。二十年来盲冲乱撞尚且走了过来,储备了这么多经验和智慧,应该会走得更顺遂才是。最重要的,是开步走,什么危机都好,终究会走出去的。

2020.12刊于南洋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