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有病

girl, child, face mask
这是《 有病》系列里8篇中的第1篇

终于可以跨州了,然而心中不免有些疑问:如果现在可以,那为什么之前不可以?疫情好像并无显著改善,新病例日日逾千,我所居住的巴生谷还是病例之冠,让我日日提心吊胆。难道政府觉得反正控制不了,就“由它去吧”?

写此文时我正在吃曲奇饼,这不是普通的曲奇饼。朋友的弟弟艾力本是夜店总经理,但行动管制令期间所有娱乐场所熄灯,他也失业了。艾力没有闲着,自己学做曲奇饼通过人脉售卖。哥吃的不是曲奇饼,哥吃的是求生意志。行动管制让许多人生活艰难,既然这下可以跨州了,不管了,管不了了,娱乐业是否可重新营运?(话说地标级的Beach Club刚刚倒闭了。)电影院请开门吧!也许国内旅游业也将见曙光?

对付疫情挑战重重,并不只是因为卫生部办事不够周全,也不是因为人民防疫意识不足,而是整个国家多年来百病丛生,身体积弱,一遇大风就跌倒。上个月反贪委会侦破伪造护照盖章集团,逮捕27位移民局官员。这很了不起,是吧?但你想想,这状况已在我国存在多久了?多年前朋友的印尼女佣要回国,但打算再回来工作。朋友问:可是你的准证不是要过期了吗?她说:很容易的,给五十令吉就过关了。我相信很容易,但很难相信这么便宜,我们的五十令吉真的好好用。

政府无法掌握客工流动,又如何控管疫情呢?沙巴无国籍人士的问题也不是新鲜事。那么,合法外劳我国又如何对待呢?上周人力资源部宣布调查违反1990年工人宿舍及设施最低标准法令的公司,其中包括当红的顶级手套。原来我国有这样的法令呢!这些年来有谁关注和执法吗?如非疫情爆发,谁会搬出来讲?雇主和政府漠视外籍员工,恶劣拥挤的居住环境如今变成病疫传染的温床。


薇薇娜爬树上网考试,凸显了我国网路覆盖率不足,但这也是早就知道的,迟迟未解决的网路问题导致许多学生难以居家上课。我甚至可假设,若我国教育进步,施政公平,人才都留在马来西亚,也许今天我们自己就能研发疫苗,不必向他国购买。

我已无法理解政府管制行动的逻辑,百宗时全国不能出门,千宗了请自理行动、自求多福。也许政府信任我们已经找到了和病毒共存的办法。基本上,我把病毒当作车子就是了–被车撞到是会受重伤的,到处都是车来车往,难道就因此不出门吗?只要过马路小心,别站在马路中央就没事。对待病毒也一样,把每个人当作车子,自己站远一点就好。

我要跨州了,抽时间国内旅游去。纾解一下巨大的生活压力 — 我得换个方式纾压啊,总不能这样一直困在房里吃曲奇饼。

2020.12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