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检局是一截盲肠

Save Your Internet – Demo against Uploadfilter – Article 13 #CensorshipMachine. March 16. 2019, Kornmarkt, Nürnberg, Germany

电检局想剪《南巫》12刀,刀刀见血。什么血?

话说我前阵子当临演(行情不好啊咳咳),那是一场会议室内开会的戏,荧幕上大约两分钟吧。你猜拍了多久?六、七个演员,还有导演、副导、灯光师、摄影师等,一起工作了整三小时,就为了那两分钟的戏 — 还没算化妆、服装、道具等事前准备功夫呢!

有过这段当临演的经历,这快乐的折腾,得以一窥幕后工作,比较能体会张吉安导演的心情。这电视制作没电影庞大,尚且费劲若此,电检局要剪《南巫》的每一秒,秒秒都是张吉安的心血。

电检局是一截盲肠

他凭此作赢得金马最佳新导演,本是为国争光的事,电检局居然想破坏他的得奖作品?我不知道吉安生气与否,我是十分气恼的。电检局的官员,有哪位自己曾经制作过电影的请站出来。更讽刺的是,电检局要消音的部分,所表现是濒临消失的本国民间习俗。

电检局在现今社会有什么存在价值呢?网路无疆界,人民其实要看什么都可以。而且,如今全球内容产量惊人,单是Youtube每分钟便增加300小时视频,根本不是人力可能过滤的。既然电检局已根本无能监控内容传播了,它的“工作”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崇尚言论自由,反对内容审查。人民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让人民自己决定,而不是交给一小撮官员,政府把教育做好便是。好吧,我们姑且假设社会需要电检局控管内容,那么他们把工作做好了吗?20年前我去电影院看周润发的《再战边缘》,惊讶地看到多个裸露镜头;但看某些电影,连亲吻戏也剪掉。有时候粗话横飞,有时候又消音,究竟标准在哪里?

Youtube的政策是不容许裸露的(其实是有条件容许),他们要怎样审查每秒300小时的新视频呢?当然是用人工智慧做初步过滤。如今语音辨识科技也十分成熟,可用于自动检查影片中的对白。假设政府真要保留电检局的功能,大可自动化,炒掉一半人力。最该剪掉的,是电检局。它和已证明无用却又重新启动的特别事务局一样,是体系内的一截盲肠

这是我的痴心妄想,电检局当然不会消失。眼前我能做的,只有参加联署为《南巫》抗议,其实我们最应该联署要求废除电检局。有人悲观地以为这样的抗议没有效果,但如果我们连发声也不愿意,就别怪别人为所欲为了。

2020.11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