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张吉安,这名字最近很响亮。祝贺金马新导演的声音够多了,我不说这个。金马奖确是殊荣,但启发我的是其他事 — 如果当初他没离开电台,今天还会得奖吗?

吉安说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导演,于是修读电影系,但电影不是说你要拍就能拍,是个庞大的项目。他在电台工作了12年,如果不是政府突然“修改政策”,要求出示早已遗失的SPM文凭,他会不会像大多数上班族那样,依旧被困锁在周而复始的惯性中?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张吉安在《诗无jidan》朗诵诗歌

此人本就是怪咖,常人难以理解何以他始终坚持在做文化保存工作,此事无利可图,吃力不讨好。他在国营电台工作,却不说国家爱听的话。前首相要发展这个建造那个,老街就是要拆掉让路,吉安你嚷嚷什么?

我在多次活动中和他有交集。2014年东海岸水灾,他统筹赈灾活动,我受邀演出。我本和余家和搭档表演《打小人》诗,张吉安一时“技痒”也要参加,帮我打小人。为槟城水灾灾民筹款时,他也在,那时是MV导演,我在未来金马导演的镜头里出现五秒。后来大将出版社需要帮助,他也帮忙声援。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张吉安和我一起打小人

就算离开电台,电影依旧不是说你要拍就能拍,所需的庞大资金往往让人怯步,乖乖把梦想冷藏就好。但张导演还是开拍了,我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间中听说他资金不够,但最终还是完成了作品。这期间听到一些人对他诸多质疑,如今态度当然都大幅改变了。

人生中无论出现什么样的转折,比如说你服务了十二年的公司突然逼你离职,未必是绝对的低潮,也可能是上天为你成为奥斯卡得主铺路,但路铺好了,还得你自己勇敢开步走。此时新冠疫情肆虐,这是我很需要的励志故事。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现在看明白了,原来他没有很想和我合照。

比较让我不能释怀的,是马来西亚这个环境似乎始终没能给中文电影更多助力,尤其是像张吉安这样非主流风格的作品。那些肯定的声音初时大多都来自外面,是台湾金马奖肯定了张导演,是台湾电影人盛赞张导演,我们本身缺乏这样的机制,更悲哀的是也缺乏欣赏能力。

我们至少能做一件事吧!待《南巫》能上映的时候,买票入场。我们给不了奖项的肯定,但我们能给这部电影票房上的肯定。这很重要,以后才可能有人更多电影人敢于探索不一样的题材和风格,也许有一天,我们也能做到百花齐放。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2020.1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