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钞票救国?

他要去买面包,提了一个麻包袋,麻包袋不是用来装面包的,是装钞票的,一条面包要价一千万津巴布韦元。他背着沉重的麻包袋跑去商店,他得用跑的,不能用走的,否则去到商店时价钱搞不好会变成两千万津元,因为当地年度通膨率最高峰时估计突破800亿巴仙,也就是8加上10个零。

这是什么概念?假设你年头手上有一块钱,本来能买一条面包,但第二天你就买不起了;再过几星期,就完全没人买得起了。假设面包一直摆到年尾,坏掉了,喂狗,狗吃了再拉出来,估计那粪便也比你手上的钞票还值钱。

为什么一直都只说“估计”?因为后来连津巴布韦政府也懒得记录了,2009年宣布津元作废,大家先用着美元吧。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可能因为穆加贝总统梦到青体副部长旺法伊沙:“我想到振兴经济的绝世好桥,你听着……”一年里,津巴布韦国家银行印制的钞票面额从10元膨胀到1千亿元。

我以为没谁能超越温水杀毒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政治人物的水平。为什么乱印钞票会导致通膨,我在大学读基础经济课时学过,但老实说,大部分都还给老师了,我只说我记得的。有一堂课谈货币历史,原始时代人类用物物交换,但这样太不方便,怎么办呢?于是某个村长便想到用某种交易媒介,比如贝壳吧!

本来这方法还不错,可是有个原始人阿旺老不事生产,却特别喜欢去沙滩捡贝壳,结果村里贝壳从一千个变两千个,本来一头羊要价10贝壳,很快就变成20贝壳。睿智的村长发现了这个情况,明白了村内贝壳数量必须能真切反映实际生产力,为了制止阿旺捡贝壳,以后贝壳得有村长签名才算有效,慢慢发展成现代的货币制度。我建议旺法伊沙回去向原始村长学习学习。

“直升机撒钱”确有此理论,我大学时读过(也还给老师了),日本政府曾考虑用这样的措施逆转萧条,但此举危机四伏,后来作罢。我知道自己不是经济专家,所以不敢为国家大计随便献议。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当官之后,会突然以为自己变成百事通。

大学时我上过一堂演讲课,这倒没还给老师。她教的一个重点我谨记至今:“任谁都会开口说话,但真正高明的讲者,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2020.11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