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在我身边的是路人甲,在等待的过程中聊了几句。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的,因为我无足轻重,只在剧本中的某个场景,完成某个成就主角的功能。镜头对准的是主角,我们在镜头外可自由发呆。在Cut和下一次Action之间,闲聊几句。

路人甲问我是干嘛的,我说是大将出版社社长。他问大将还好吗?最近他和几个朋友都有买大将的书。我说还好,谢谢,忽然察觉他的眼神很奇怪,在那一刻我我解读不了,未及深思,因为心里老惦记着待会我要讲的两句对白。

拍戏真的好难。不管听别人说几次,亲身经历时才特别明白。这么一场戏得切成多个镜头,取好几个角度。摄影机在东边时,我们演一次;摄影机移到西边,我们又再演一次完全一样的内容。专业演员真不是盖的,每次action时都能量满满,反观我自己到后半段时已没劲了。所谓后半段,是后来的两个小时,前后拍了四小时了,你猜最后播出的成品有多长?大概三几分钟吧!

导演、助理、化妆师、摄影师、演员等加起来不下20人,我的对白说得不好,频频NG,作为临演虽无足轻重,但一人的失误便要连累大家重来,真不好意思。拍摄现场还是振奋人心的,因为这个项目,大家能一起工作。疫情肆虐,经济低迷,能开工是多么幸福的事。不久前在我外出购买日用品的时候,遇到另一剧组在拍外景,我看着有趣,没想到此时我也能参与这样的工作。

影视业推动经济的齿轮,身在其中特别有感受(咳咳,临演也是一份子,OK?)为了拍这场戏,剧组得租用场地、制作道具,得聘用美工、准备茶水,周边诸事多不胜数。若影视业蓬勃,不只对经济有所助益,我国的软实力也可提升。但拍戏最叫制作人发愁的是资金,动辄十万百万,这阵子赞助商也难找。

我想起财政预算案拨给特别事务局那八千万,在这里能拍至少八十部电影了,政府却选择用作政治宣传,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剧本写得有多差。若是懂得做好戏,这些钱应该用于防疫、,不管做什么都比自我粉刷来得强。啊这些政治的临时演员,片酬也实在太高了。

收工吃饭那一刻大家鼓掌,松一口气。制作人问我,要不要加一场戏让我演?我说谢谢,不了,好累人呀!回程时我才忽然明白路人甲的眼神何意–是同情啊!出版社社长居然凄惨到来当临演了,也许他回去以后又会多买几本书。

2020.11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